火熱小說 我乃路易十四 起點-第四百零七章 木匠約瑟(中)鑒賞

我乃路易十四
小說推薦我乃路易十四我乃路易十四
因为还是帮工的缘故,约瑟的收入有很大一部分要给自己的匠师,还要养三个孩子和妻子,有时候也要让几个埃居出来给自己的兄弟和父母度过暂时的难关,能够慷慨地拿出一枚大埃居来痛痛快快吃一顿的机会并不多,他和这位长老——居伊长老也是不第一次见面,他们在某些地方有着相同的理念,一种相当危险的理念,在最坏的结果是被驱逐出行会甚至更糟糕的时候,一盘子猪肉香肠算什么?
约瑟几乎没有推辞,就拖过盘子,大口大口地吃起来,像是打磨上油这种工作,反而是最吃力,最受罪的,打磨需要力气,还是那种需要全神贯注予以控制的力气,上油更是不必说,无论是底油还是色漆,都会对眼睛造成很大的伤害——在这时代,职业病是非常常见的,常见到你一看到某个人,就知道他是做什么行当的。
约瑟的眼睛就经常鼓胀、红肿与震颤,都是因为中了油漆的毒才会有的。
他知道这些还是用因为好心的教士老爷和那些女巫医生——他们这样称呼那些军队里的女人,对她们又敬畏又恐惧,还有一些如他的匠师与巴罗等人,甚至想要把她们拖出来烧死,免得带来灾祸,当然,这是不可能的,谁也没办法冲进国王陛下的的军营里。
约瑟一边咀嚼着肉肠,一边考虑着是不是应该如教士,还有女巫医生建议的那样去买一副可以隔绝毒气的眼镜,但那至少需要十个埃居,他暂时还拿不出来,不过如果他的作品确实获得了国王的赞赏与许可,就像他和妻子许诺的那样,他们至少可以自己开一家纺织作坊,而无需受到匠师与行会的掣肘……一副眼镜又算不得什么了,但那时候他还需要眼镜吗,他也可以成为一个匠师了。
居伊要比约瑟年长得多,年近五十的他已经攀登到了一个普通匠师所能攀到的顶峰,也就是行会长老的位置,想要成为行会首领就不太可能了,毕竟这个位置也已经由杜波家传承了快两百年了。但年纪一旦上去,尤其是身在其位的时候,一些年轻人与底层的帮工学徒看不到的东西他也能看到了。
行会就像是一个人,稚嫩过,青春过,强壮过,如今也已经迈入了老朽之年,开始腐朽和发臭了。
最早的行会实际上是商人开创的,为了联合起来对抗贵族的盘剥与勒索,最为昌盛的时候,莫过于十二三世纪时候的意大利,那时候的意大利处处都是自由城市,城市议会由商人把控,行会甚至有自己的军队或是雇佣军,城市与城市之间的战阵也并不罕见。后来,从商业行会中,手工业者紧随今后创立的工业行会反而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极具讽刺意义的是,这同样是被压迫者反抗压迫者的战争。
商人从贵族与国王那里取得权利后,一转身就将自己受过的苦施加在手工业者身上了。
那时候手工业者要从商人那里购买越来越贵的原材料,然后以一个愈来愈低的价格卖给另一个商人,因为有着商业行会的控制与打压,所有的价格都是固定的,质量与分量也是如此,工匠们发现,自己的手艺与时间愈发不值钱了,最坏的时候,工人的酬劳只能养得起自己,连妻子与儿女的肚子都填不饱。
伴随着压迫总有反抗,手工业者的行会应运而生,以巴黎为例,两百年前只有一百家手工业者行会,现在已经有了三百五十家。要说行会好吗?毫无疑问,在最初的时候,它给工匠们带来了希望,手挽手,一起发出声音的手工业者成为了商业行会的最大敌人,在一番争斗后,工匠们也终于有了与商人对等的权力——他们的原材料由行会去与商人们商榷,以一个合理的价格购买,保证质量与分量;同样的,商人需要的商品也由各个行会首领去商定,谈价,而后分配给地下的作坊;手工业者的行会首领也必须有参加议员竞选的资格,行会被允许拥有一定的武力,等等……当然,与之相对的,行会也要保证商品的质量与交货时间,这个就不必多提了。
行会的成员除了上列的种种之外,还能得到许多照顾,像是依照行会规定,工匠间应该如同兄弟姐妹一般的友爱,禁止不正当的竞争与诬陷,如果有一个行会成员病了,视情况而定,行会要支付他三个月左右的家用,如果他死了,他的妻子就是其他行会成员的“姐妹”,他们不但要为他送葬,还要扶持他的子女,甚至有行会成员要去朝圣,都会有两个同伴随行,一起去,一起回来。
在没有完全与健康的法律行规与执行者的时候,行会确实起到了毋庸置疑的作用,也不怪它能够迅速地成长为一个庞然大物,但居伊必须要说,任何东西变得有价值之后,如同发酵的酒糟引来蝇虫,以权谋私或是独断专行也在黑暗中迅速滋生——尤其是行会首领从受人尊敬的长者——也就是一些要么天赋出众,要么勇气过人,要么公正严明的人身上转移到他们的子女身上的时候,这不奇怪,人都是有私心的。
成为孙悟空
奥尔良城中的木工行会首领杜波家就是一个最鲜明的例子,杜波在法语中是居住在森林边的人的意思,有着这样的姓氏的人,不是伐木工就是猎人,杜波家当然是前者,他们最早的时候为卢瓦河附近的领主效力,后来作为自由民迁徙到奥尔良,依然做他们的木匠活儿。
虽然没有见过,但居伊听父亲说,作为奥尔良第四任行会首领的杜波确实是个好人,虽然手艺活儿不能算是最好的,但他是个虔诚的教徒,又是一个公正的议员,他在任的时候,没有什么可指责的,死去的时候,更是一个城市的木工都在为他哀悼——以至于他的儿子在后来的选举中,用贿赂的方式战胜了另一个候选人的时候,行会成员也没太在意,反正首领是不是一个手艺出众的人并不重要,他们要看的是他能不能为他们带来利益。
他们不知道的是,罪恶的大门一旦打开,就再也没有关上的可能了。
杜波的儿子更应该去做一个商人,没人能比他更懂得如何“买进卖出”了,他从商人这里收钱,也从匠师这里时候收钱——以此来延长帮工与学徒的期限;更从后两者身上收钱,如果他们不想将最能赚钱的那几年葬送在匠师的作坊里。另外,学徒晋升为帮工,帮工晋升为匠师都要给钱。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他也对外来的木匠收钱,不然他们就没办法在奥尔良立足,因为不在行会中的木匠不允许在行会中立足。
不仅如此,他不但控制了原材料与成品的买卖,到了今天,他的子孙还在控制新技术与新机械甚至新工具的开发与应用,简单点说,就算是有了更好用的工具与技巧,只要杜波不允许,奥尔良里所有的木工作坊就都不能用。木工们若是设计和造出——如约瑟造出的新纺车,没有杜波的允许,不但不能拿不出卖,甚至不能制作和试验……
这也是为什么,约瑟要将新纺车偷偷摸摸地藏在家里,而不是光明正大地放在作坊里的缘故。
虽然国王的敕令还悬挂在城门前的公示架上。
“‘陀螺’你做的怎么样了?”居伊长老问道。
约瑟已经吃空了盘子,他谨慎地抽出一块手帕来擦了擦嘴:“我已经做了十二个‘陀螺。先生,一抽就能转得飞快。’”他转动眼珠,打量周围,现在已经过了吃饭的好时候,他们身边的人不多:“但‘玩耍’的时候总要发出声音,我的邻居就是巴罗,您知道的,一个卑鄙无比的小人。”
“我已经从我的外甥那里知道,陛下最快会在一个礼拜内抵达奥尔良城,到时候我就带着你去觐见陛下。”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约瑟说:“向圣约瑟起誓,凡是国王赏赐了我什么,我都要拿来作为对您的谢礼。”
“如果你的额作品能够获得国王的青睐,”居伊瞥了他一眼:“我就得到了我该得的那份酬劳,所以你就别担心了,我不是杜波那种贪婪的人。”
“当……当然,我……我只是,居伊先生……”约瑟涨红了面孔,结结巴巴地解释道,但居伊只是摆了摆手:“我不能过于频繁地跑到灰白泥公寓去,但在我提出觐见的请求前,我还是必须看一眼的。”
“那样东西大得很,先生。”
“那么我就向您购买一件家具好了,衣柜可以吗,你把它运到我位于河边的仓库里去。”
“……好吧。”约瑟犹豫了一下,他不敢将新纺车公开,有着很多原因,其中最有可能的是会被匠师或是行会首领乘机纳为己有——这种事情非常常见,还有的就是为了避免后续的麻烦,后者很有可能来个一了百了,奥尔良城里那么多木匠帮工和学徒,少了一两个有什么可奇怪的。
约瑟敢冒这个险,第一是因为国王给的太多了,一笔可观的赏金,一个作坊(包括房契与生产设备),还有,如果他愿意,还可以到巴黎与凡尔赛去——约瑟天赋出众,为什么还没能成为匠师,就是因为现在行会要求,匠师必须拥有作坊和工具,还需要一笔押金,一旦他的纺车得到了国王的许可,他就都有了;第二,就是因为居伊长老是难得的好人,他虽然严厉,苛刻,但在他的作坊里,不折不扣地执行了学徒至多三年,帮工至多两年的制度,如果有人无法支付成为匠师的钱,他还会给一笔贷款,他做了三十年的匠师,也已经给行会提供了七个匠师啦。
这也是让杜波腹诽不断的原因,学徒与帮工在作坊里耽误的时间越长,行会得到的利益就越多,付出的义务就越少,毕竟只有匠师才是行会的正式成员,因此居伊长老虽然近来在镂空与拼接工艺上取得了一些不小的进展,却因为始终无法取得行会许可,不能用在家具和画框上,也不可能拿去卖给顾客。
居伊长老也从抗议、指责慢慢地转向了沉默,但他的沉默可不是因为放弃——他只是在寻找机会,将杜波家从行会首领的位置上拉下来,但要做到这点并不容易,几代杜波人,已经搭建起了一张细密厚重的大网,在奥尔良城里,没人能够反抗他们,甚至其他行会的首领,也会因为利益相关或是兔死狐悲的原因来打压他们。
但如果他们有可能来到国王面前……
“那么就这样,礼拜四,我把那些陀螺和衣柜都送到您的仓库里去。”约瑟说。
然后他就起身迅速地离开了,居伊长老又慢吞吞地喝了一杯麦酒,才离开了酒馆。
——————
约瑟与居伊都不知道的是,在他们于酒馆会面的时候,约瑟的邻居巴罗就像只耸动着鼻子,抖动着胡须的老鼠那样窜出了房间,跑到昏暗的走廊里,他贴着约瑟的房间门听了一会,听不出里面在干什么——帮工偷偷在自己的房间里干私活也是常例,毕竟私活的酬劳都是自己的,但他听不出约瑟做的是那种东西……不过他猜是某种非常复杂的东西。
他站在门外想了好一会儿,里面的声音始终非常规律,乓乓乓,吱!乓乓乓,吱!乓乓乓,吱……他的心里就像是有一百只猫在抓,这到底是是个什么玩意儿呢?
终于,他顾不得走廊的油腻肮脏,趴下去凑在门缝上看,却嗅到了新鲜的木头味道——门缝也被新钉上去的木条挡住了,他几乎可以确定,里面一定有着一样大家伙!某样,客人定制的大家具,不然约瑟不至于连这点缝隙也要盖住——帮工私下做点小活儿无可厚非,但若是大买卖,匠师就能把他赶出自己的作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