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獵魔烹飪手冊 起點-第十八章 爲了食物絞盡腦汁的傑森熱推

獵魔烹飪手冊
小說推薦獵魔烹飪手冊猎魔烹饪手册
十余人的火枪队,一前一后分为两排。
前排半蹲,后排直立。
显然是早有准备,在四轮乌蓬马车开走,杰森、李德尚一出现后,就径直扣动了扳机——
帝国宠婚:盛爱天价萌妻
砰砰砰!
火光闪烁间,浓烟升起。
弹丸如爆射的水滴,笼罩‘醉仙楼’的门前。
江山为聘,将门嫡女 孤山野鹤
“啊!”
“我的娘勒!”
贾有才愣愣的发出了一声尖叫,站在原地动弹不得。
李德尚好点,没有尖叫出声,但是脸色却是一片苍白。
毫无疑问,做为‘山城’的主事官之一,李德尚根本没有想到自己会在山城里遇到袭击。
袭击来自哪里?
答案是显而易见的。
‘往生教’!
除了‘往生教’外不可能是其它了。
‘要是我这次不死,我一定、一定……’
李德尚心底暗自发狠,但最终却是泄气了。
十余支火枪,相距不到二十米的直射,他这样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那还有什么以后了,被打成筛子就是最好的结局了。
李德尚心底绝望了。
豆包也有点绝望。
但与李德尚、贾有才不同。
豆包在绝望中还有一点点安慰,至少她是和自家馆主在一起的。
下意识的,豆包看向了杰森。
她看到自家馆主面无惧色,神情淡然。
似乎……一切都在预料中。
豆包一怔。
下一刻,就见杰森脚一抬,一旁的实木八仙桌打着转就飞了起来。
硕大的八仙桌当即就贴在了‘醉仙楼’的大门口,好似是一扇门,更犹如是一面盾牌。
啪啪啪!
实木的八仙桌,被打得连连作响,弹丸深深埋入了足有八公分厚的八仙桌桌面,差一点点就能够射穿——在昨天晚上的时候,杰森就见识过这个世界火器的威力。
虽然不能够说是刚刚起步,但是也远远达不到他‘家乡’的水准。
皮甲、纸甲或许无法抵挡。
乃至是铁甲也很难抵挡。
但是,面对八公分厚的实木,却是远远不够看的。
而且,更加重要的一点,火枪的装填速度实在是慢。
一轮射击后,杰森手一抬,八仙桌就滚落一旁。
门外的十余人组成的火枪队开始手忙脚乱的装填弹丸,有些甚至在用嘴撕装填的火药包时,径直将大半火药撒在了外面,不得不去摸另外一个装填的药包。
很显然,这支袭击的火枪队是临时拼凑的。
不过,人却是精挑细选出来的。
因为,在发现一轮齐射没有用后,蹲在前面一排的五人,直接扔下了手中的火枪,拔出了身后的短刀,就向着‘醉仙楼’内冲来。
“杀!”
“杀了狗官!”
“圣母降世,往生极乐!”
刚刚才从死亡边缘回来的李德尚,听到这样的话语身躯就是一抖,他本能的看向杰森。
而这个时候的杰森已经冲了出去。
犹如是一辆全力行驶的卡车般,直直的撞在了最前面的袭击者身躯上。
砰!
咔吧!
闷响中夹杂着一连串骨头碎裂的响声,冲锋而来的袭击者双脚离地的撞入了身后同伙的怀中,五个人立刻就成了滚地葫芦。
不过,这个时候,还未远去的四轮乌蓬马车内,一道身影却是窜了出来,直奔杰森。
“馆主,小心!”
豆包看到了这个黑影,当即高声喊道。
黑影却是冷笑了一声。
“去死吧!”
带着这样的大喝,黑影已经来到了杰森的面前,抬起双手,一手抓向了杰森的胸口,一手抓向了杰森的小腹,醉香楼的烛火下,所有人,都能够看到黑影双手上寒光四射,竟然戴着一副造型怪异的‘拳套’。
这副‘拳套’五指处锋锐,好似五根匕首,但是制造精巧,能够随着关节的变化而变化。
此刻,黑影双手成爪,‘拳套’的锋锐处立刻显现,就如同是从水中蹿出的蛟龙爪子。
锋锐,迅捷。
所有人,齐齐色变。
这样的袭击实在是太突然了。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十余人的火枪队吸引了,根本没有想到乌蓬马车内还有人。
更没有想到的是,乌蓬马车内的袭击者才是真正的杀招。
醉仙楼内的不少客人看着突然遇袭的杰森都忍不住的摇了摇头。
感叹着杰森的在劫难逃。
眼前的局面很明显了,就是针对杰森这个武者而来。
就算杰森能够躲开对方的必杀一击又能够怎么样?
不要忘了,周围还有火枪手的!
只要这个袭击者缠住对方一段时间,等到这些火枪手的弹药填装完毕,那就是必死之地。
这些客人能够想到的。
贾有才、李德尚、豆包也能够想到。
三人神情各异。
贾有才一脸黯然,知道自己要完蛋了,但是越是这个时候,贾有才反而不怎么怕了。
‘娘啊,孩儿不孝了。’
心底默默的念叨了一句后,这位捕头就要出了朴刀准备去帮忙。
反正是死,死的时候怎么能够不拼一把了?
昨晚上在码头上,他要是不拼一把,早就死了。
现在也一样。
李德尚第一时间想跑。
可是下一刻,就摇头苦笑。
别人能够跑得了,他是根本跑不了的。
第一,他身体太差了,怎么可能跑得过这些刺客、杀手。
第二,对方的目标本身就是他,又怎么可能让他跑了。
‘等到沐兄弟死了,就该轮到我了。’
‘拖累他人而死,已经是万万不该了,跑又跑不了。’
‘罢罢罢!’
‘死又何惧!’
李德尚转过身,就这么坐在了一张椅子内,安然坐在了其中,面朝外,眼中虽然还带着惊惧,但是却迅速的平静下来。
豆包诧异的看了一眼贾有才、李德尚。
她没有想到这两个人竟然有着这样的胆量。
而在她的手中出现了一个鹌鹑蛋大小的布包。
针脚细密,却又暗藏玄机。
内里是‘天仙子’的毒粉。
只要拽住线头抛出,‘天仙子’的毒粉就会当头盖脸的撒出,只要人挨上了,就会迅速毙命。
这是她逃难的时候,收集的防身物之一。
“馆主闪开!”
豆包提醒着杰森,准备抛出毒包。
但是,杰森却是充耳不闻,反而是抬脚向着冲来的黑影踹去。
这一脚十分隐蔽。
且,极快。
等到杰森起脚,到了跟前,袭击者才猛然间发现,双臂交叉挡在了这一脚上。
砰!
烟尘激荡,袭击者一步未退,反而是杰森向后退了一步。
“虎尾脚?”
“练得不错。”
“可惜你一个只是练成‘筋肉’的武者,要是你‘锻骨’大成,这一下我就得重伤倒……啊!啊啊啊!我的眼睛!”
袭击者冷笑着,用言语打击着杰森,可是话才说了一半就哀嚎起来。
石灰!
杰森的裤腿里,豆包缝制了石灰。
胭脂凐 魄雪
当然,不单单是石灰,这一脚是左腿,里面还有乌头粉。
乌头剧毒。
本来就感觉到双眼焚烧般的袭击者,下一刻就觉得自己的脸要烂掉一样。
但就算是这样,当杰森上前准备再起一脚的时候,对方还是敏捷的闪开了。
不单单是闪开了,对方还连连呼喊——
“给我上!”
顿时,剩余的五个火枪手,也不再填装弹丸了,拔出短刀就将杰森围住。
更重要的是,乌蓬马车内又出现了两人。
两人都是身材消瘦,穿着短打衣靠,手中一人一支九节鞭。
人还没有靠近,两支九节鞭已经挥舞的呜呜作响。
当响声达到一个极致时——
啪!
啪!
几乎是不分先后的,两支九节鞭就如同是毒蛇般,向着杰森激射而来。
杰森迅速躲闪。
躲开了,但是周围的五个火枪手手中的短刀却是连续跟上。
一时间,杰森就变得左支右拙起来。
袭击者双眼看不到了。
但是耳朵却不聋。
对方听得到,且宛如双眼可见般。
“沐白!”
“你毁了我一双招子。”
“我就要让你碎尸万段!”
“不过,你就算死也应该知足了——竟然让一个‘锻骨’大成和两个练成‘筋肉’的武者围攻你,还带了十余个好手!”
袭击者又一次冷笑起来。
周围自誉为消息灵通的人听到这样的话语则是倒吸了口凉气。
‘山城’是一个小地方。
练成‘筋肉’的武者就不多。
只要出一个,就有不小的名声。
甚至运气好,闯过了武馆街,就有资格开馆收徒。
而‘锻骨’大成的武者?
‘山城’一个没有。
至少明面上是这样的。
已经摸到了门边的贾有才,听到这样的话语,身躯就是一颤。
不过,这位捕头却没有后退。
这个时候,后退了,算个什么。
他已经打定了主意,先把围在杰森身边的五个人中的一个拼掉。
至少也要给杰森减轻一下压力。
之后?
他管不了那么多了。
这应该就是他的极限了。
剩下的就交给杰森了。
想到这,贾有才一点一点的靠近着,手中的刀已经对准了其中一人。
李德尚看到了,微微点头。
随后又一摇头。
已经到了这个时候,没用了。
毕竟是‘锻骨’打成。
只是……
李德尚坐在椅子里看着被石灰、乌头粉糊了脸的袭击者,眉头一皱。
出身北都李家的他,见识过李家的一些‘锻骨’大成的武者。
每一个都是气息浑厚不说,且身经百战。
像这种被石灰糊脸?
真的是有点掉价啊!
一个‘锻骨’。
两个‘筋肉’。
豆包一抿嘴,手中又多出了一根细小的竹筒,里面装着的是‘毒箭树’果实的汁液,见血封喉,也是她逃荒的时候配制的防身之物。
什么‘锻骨’大成,什么练成‘筋肉’。
她一筒下去,都是死尸一具。
杰森一边应付着围攻,一边感知着周围。
没错,就是应付。
对于杰森来说,眼前的围攻,只要他想的话,真的是瞬间就能够击破,不论是什么‘锻骨’打成,还是这两个练成‘筋肉’的武者,对于杰森来说,真就是一拳一脚的事。
但是,他不能。
他要‘可持续发展’!
他要让‘往生教’认为他弱!
然后,源源不断的将‘食物’送来。
事实上,他昨晚上的表现已经成功了。
在那个所谓‘锻骨’大成和练成了‘筋肉’的三个袭击者身上,他又一次闻到了‘火球术法杖’的味道。
也正因为这熟悉的味道,才让杰森早有防备。
早在‘醉仙楼’雅间的时候,他就闻到了这股味道。
并且,制定了相应的计划。
只是让杰森意外的是,‘往生教’竟然派出了一个所谓的‘锻骨’大成的袭击者。
这让他原定的计划不能实施了。
‘原本打算依靠所谓的‘天生神力’来应付眼前的局面。’
‘但是‘锻骨’大成远远高于练成‘筋肉’的武者,不论是实力,还是见识,很可能就会发现不对劲的地方,到时候我的计划就会被识破,不但是‘食物’源断了,而且,还可能会被这个副本世界真正的强者盯上,这对初来乍到的我,并不是什么好事!’
‘必须要换个方法……’
杰森一努力应付,一边思考着。
努力是因为他得强忍着打死眼前这些袭击者的‘习惯’。
经历了无数次战斗的杰森,早已经习惯了用最为直接的方式结束战斗了。
现在为了不被怀疑,却不得不用‘沐式.虎形’来应对。
就如同之前的‘虎尾脚’一样。
而在这个时候,贾有才已经摸到了战斗的边缘,他手中的朴刀径直向着一个围攻杰森的袭击者砍去。
这个袭击者根本没有想到会有人出手。
噗!
“啊!”
一声惨叫,这个袭击者就倒地了。
但是,这一声惨叫,也让周围的袭击者注意到了贾有才。
尤其是那两个练成‘筋肉’的武者。
其中一个的九节鞭直接射向了贾有才。
呜!
恶风扑面,贾有才却是不闪不退,抄起手中的朴刀就劈向了九节鞭。
贾有才想得很简单,他已经完成任务了。
已经干倒了一个。
现在每多干倒一个,都是赚到的。
武者怎么了?
武者也是血肉之躯!
刀砍上去,也得流血,也得死!
有着这样想法的贾有才挥刀之间,多出了一分一往无前的气息。
“杀!”
而且,他的刀真的击中了九节鞭。
啪!
九节鞭被弹回。
朴刀直接飞出,贾有才双手虎口破裂流血。
武者和常人的差距依旧存在。
但是,所有人都吃惊的看着这一幕。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贾有才有这样的能耐,尤其是刚刚一声‘杀’,真的是出乎预料。
拼命时,爆发出了潜能吗?
人们赞叹着。
但随后就摇了摇头。
拼命时爆发出潜能不假,但是在这个时候,这样的爆发又有什么用?
到了最后还不是难逃一死?
那个才失手了的武者怎么可能放过贾有才!
周围的人们纷纷扭转了头,不忍心看到贾有才的死亡。
注意到这一幕的,杰森却是双眼一亮。
他有了灵感。
拼命……爆种!
他知道怎么办了。
刚刚失手的九节鞭武者冷哼了一声,就要结果了贾有才挽回颜面,但就在这个时候,被他们围攻到左支右拙的那个目标突然不动了。
就这么呆呆的站在原地。
突如其来的变化,令袭击者们一愣。
接着,他们就听到了一声宛如夏日炸雷般的爆喝——
“天魔解体大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