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言情 我真沒想重生啊-986、自己當自己的莊家(求月票)熱推

我真沒想重生啊
小說推薦我真沒想重生啊我真没想重生啊
清华大学坐落在海淀区双清路,黄立谦熟悉的就和回到母校一样,一边走一边讲解这是清华门、这是大礼堂、这是日晷······
陈汉升看着老黄热情的样子,戏谑的问道:“清华的计算机学院,没有请你过去当客座教授?”
“没有。”
黄立谦摇摇头,不过他很快又补充道:“复旦的倒是邀请了。”
“没听说过啊。”
陈汉升想了想,一般情况下,这种情况都需要向公司报备的。
苍天莫问
“因为我拒绝了。”
老黄憨厚的说道:“我一心等着清华的邀请。”
“呸!”
陈汉升啐了一口,连母校都拒绝,真他妈是个旦奸。
不过在大学里闲逛的时候,老黄讲了一个小趣事,大家才明白黄总工为什么对清华耿耿于怀了。
很多年前,老黄第一次来清华大学的时候,因为校园太大迷路了,很晚都绕不出去,天公也不作美的下起了大雨,最后他只能跑到一栋实验楼下面躲避。
雨是越下越大,当时黄立谦年纪又小,不好意思和路过的同学问路。
“就在我犹豫和焦急的时候,一个穿着碎花裙子的女子,似乎看出了我的窘迫。”
黄立谦回忆的时候,连神情都温柔起来:“她主动走过来问道,同学,你是不是迷路了?”
“我连忙说是。”
老黄语气里甜丝丝的:“她就打着伞送我走出校门,路上还问我是哪个学校的,我回答复旦大学,她说那还可以啊······”
“到了门口的时候。”
黄立谦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鼓足勇气问了一句,学姐,你是清华哪一届的?”
这种故事总是吸引人的,大家都聚精会神的听着,并且都期待有一个美好的结局。
只是陈汉升心里奇怪,黄立谦的爱人好像并不是清华毕业的。
“我当时是研一嘛,寻思着如果年龄差距不大,那我就和她要QQ号码,结果······”
讲到这里的时候,老黄突然叹了口气,在这种关键时刻断章,所有人都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结果她说自己是清华讲师,并不是学生。”
黄立谦苦笑一声:“我听说这是老师后,压根不敢再去要QQ,结果这么多年过来,脑海里只能记得那一抹雨中的碎花裙子······”
“哎~”
给大家发红包!现在到微信公众号[投资好文]可以领红包。
故事在这里结尾,讲故事的人惆怅,听故事的人也觉得意犹未尽,纷纷批评老黄不够Man,老师又怎么了?
只有胆子大,老师休产假!
嘴炮是最不需要成本的,真正换位思考的话,可能只有陈汉升在那种情况下还敢索要QQ。
不过因为黄立谦的这件事,一下子拉近了彼此之间的距离,因为大家发现年薪千万的高管,其实也会有“爱而不得”的时候。
那些总经办的年轻助手,也纷纷说起自己当初的遗憾,郑观媞听了一会,突然问着陈汉升:“陈董呢,你这么多年有没有什么遗憾?”
“有。”
陈汉升点点头。
这群人立刻安静下来,能够听到陈董秘密的机会可不多啊。
“在韩国的那个晚上。”
陈汉升认真的说道:“我应该去酒店睡觉的,至今想起来仍然觉得后悔。”
“啥?”
大家互相对视一眼,陈董说的没头没尾,“韩国、酒店、睡觉”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们以为郑董能够明白,结果发现她也是一脸的疑惑。
唯独郑闺蜜的贴身小秘书,还是发现了老板的不正常。
星爆
尽管郑观媞也装作纳闷的样子,其实在鬓角的发丝下,悄然染上了两抹红晕。
······
在清华大学里逛到了6点多,期间不少朋友联系了陈汉升和郑观媞,表示要做东请客,不过都被他们找理由推脱了。
晚上就是两个公司的自己人,来到全聚德吃了烤鸭,还在升旗广场拍了照,然后三三两两的回到酒店,各自准备明天开会的材料。
第二天上午在工信部的大会议室里,陈汉升见到了各省电子制造行业和电子商务行业的龙头公司。
当然了,在别人心中“果壳陈”也是一方霸主,座位就被摆在最前面的位置。
不得不说,会议室里以首都企业的实力最强大,搜狐、联想、百度、360······包括以后的京东,这些都是从中关村起步的公司,原汁原味的“京圈”。
相对而言,苏东省除了果壳和小米以外,只有苏宁还能勉强够打,专注洗衣机的小天鹅已经登不上新世界这艘大船了;
浙中省的企业也不多,除了阿里巴巴以外,其他的都是大鱼小鱼两三家;
在珠三角地区,巨佬突然又多了起来,滕讯、华为、格力、美的······
不过,并不是一个地方的企业就很心齐,根据陈汉升了解的信息,不管是京圈还是珠三角的圈子,其实内斗的都比较厉害,甚至还会拉拢其他公司壮大自己的实力。
“已经是第三家了。”
郑观媞走到陈汉升身边,摊开手心有三张名片:“会议还没开始,已经有三个人找过我,希望小米和他们合作,实现资本的强强联合。”
“你咋回复的?”
陈汉升撇撇嘴问道。
“我说小米只是一家新公司。”
郑闺蜜狡黠的笑了笑:“在建邺都不是领头羊,你们不如去问问果壳陈吧,他现在是老大。”
“难怪······”
陈汉升从口袋里掏出一沓名片,约莫有十来张。
“嗬嗬~”
郑观媞幸灾乐祸的说道:“你准备怎么办,单打独斗还是抱团?”
“以前深通程德军找过我,让我加入他们的阵营。”
陈汉升没有回答,反而谈起以前一件事:“当初老程是想自己当老大,现在因为业务原因,深通和阿里走得很近,算是他们那一系的。”
“另一方。”
陈汉升又说道:“果壳和滕讯的关系也不错,现在QQ空间还有合作,他们也向我伸过橄榄枝。”
將軍 在 上 小說
“嗯。”
郑观媞看向陈汉升,等着他的意见。
“其实我哪边都不想加入。”
陈汉升咬着嘴唇:“干脆咱们就以果壳和小米为基础,依托建邺、沪城、还有中科大这些高校的人才资源,慢慢的壮大实力。”
郑观媞点点头,看来陈汉升不准备介入“二马”、“搜狐和网易”、“金山和360”等资本圈之间的斗争了,打算自己当自己的庄家。
这样各有利弊,不过郑闺蜜还有一点不太明白:“中科大是安徽的吧,他们能同意作为果壳的人才储备中心?”
“这你就不懂了。”
陈汉升笑了笑:“建邺名义上是苏东的省会,其实是安徽的省会,安徽老乡未必喜欢合肥,但一定喜欢建邺的。”
······
(写点商业过渡一下,迷路是真实事件,碎花裙子也是真的,不过学校是北大。求个月票,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