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小說 爲動畫製作獻上美好祝福討論-650、姐姐秀給你看看書

爲動畫製作獻上美好祝福
小說推薦爲動畫製作獻上美好祝福为动画制作献上美好祝福
十月。
黄金周。
因为打算年底上映《你的名字》,YUKI工作室第一次在节假日,全体加起了班。
顾雪终于体会到了资本家的乐趣。
让所有人陪自己加班。
不过,这乐趣,很快就被佐藤绘衣搅和了。
“前辈,口嚼酒口嚼酒!”
佐藤绘衣开心得不行,就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
“滚蛋!”
顾雪按着她的狗头,对着她的太阳穴就是一顿猛压。
《秒速五厘米》制作完了。
佐藤绘衣所在的二组原画,从上周开始,就无缝衔接参与到了《你的名字》制作中。
顾雪将一些负荷过重的原画师手中,分出了一些原画工作给到二组。
其中,承接这些原画工作的,就包括佐藤绘衣这个YUKI工作室的新晋监督。
她画的,正是宫水三叶制作口嚼酒的那一段。
本来吧,顾雪觉得她画美少女有一手,还挺放心的。
但没想到。
她看到口嚼酒的分镜,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还跑去特地查了相关资料。
然后,她得知确实有这么一种酒,便以普通人根本不知道这回事,顾雪竟然知道,所以肯定有这个想法为由,串掇顾雪去试试……
屡教不改。
顾雪气得差点就把她逐出了工作室。
“都说了那是设定!设定!是供奉神灵的!还自己制作,你是不是傻啊,这种酒谁喝,那么‘变态’,我自己想到都觉得有些恶!”
顾雪怒道,怒挫她的狗头。
“男主就喝了!”
佐藤绘衣趴在顾雪的大腿上,晃了晃被按住的脑袋,反驳道:“而且怎么恶心了,挺好玩的啊,当然,仅限于你做的……”
“你这不就是嫌弃了吗?你能不能给我正经一点!”
“啊啊……好想喝美少女的口嚼酒啊。”
“你怎么这么变态?”
“喜欢美少女怎么就变态了……”
咔擦。
“你们在说什么?”
办公室的门被推开。
顾柔提着饭盒走了进来,打断了佐藤绘衣的话。
而刚刚还在嚷嚷的佐藤绘衣,听到顾柔的声音,就像老鼠听到猫叫一样,瞬间一个激灵,停下了挣扎,直接就趴在顾雪的大腿上,汪了一声……
“汪……”
“滚。”顾雪被气笑了,抬起大腿,将她赶走。
“你们刚刚在说什么?”
顾柔有些疑惑,将饭盒放在桌子上,又问了一句。
YUKI工作室为了赶制作进度,黄金周就放了一天假,但Small公司不用赶进度,顾柔自然是不需要去公司。
但她一个人在家又嫌无聊,便以叫外卖不健康为由,给顾雪做饭带过来,然后就呆在YUKI工作室,这种情况已经持续几天了。
“没什么,讨论工作的事。”
顾雪看佐藤绘衣一脸哀求,有些心软,最后还是给她打了个掩护。
“那口嚼酒是什么?”
顾柔又问道。
顾雪诶了一声,被噎了一下,“你还带偷听的啊。”
“佐藤绘衣嚷嚷得那么大声,在工作室门口都能听到。”
顾雪看了佐藤绘衣一眼,将口嚼酒这回事解释了一下。
“哦……”
顾柔坐了下来,浑圆双腿交叠,一副女王模样,她将目光投向了佐藤绘衣,挑了挑眉,道:“没想到你这人还挺变态的。”
“女王……不是,大小姐饶命啊。”
佐藤绘衣乖得像柴犬。
“行了,该忙就去忙,整天骚扰小雪干什么,你也老大不小了,嫁人的事佐藤富山先生也念叨几次了,怎么还一副长不大的样子。”
顾柔一副说教后辈的模样。
措辞不算严厉,但她本人威严满满。
“斯密马赛。”
佐藤绘衣下意识道歉了。
“出去吧。”顾柔摆了摆手。
顾雪一点办法都没有的佐藤绘衣,如释重负,十分乖巧地就滚出了办公室。

顾雪缓缓打出了个问号。
小声说了句‘我靠’。
虽然她知道佐藤绘衣怕顾柔,但亲眼所见,还是有些心态失衡。
凭什么啊。
我跟顾柔长得那么像。
她对自己的态度怎么就那个吊样。
……等等,不对。
归来第一仙
哇偶,顾柔好帅,那没事了。
顾雪打量了一番轻轻晃着洁白小腿的顾柔,心理活动九转十八弯。
然后,她回过神来,提起了铅笔,抽出一张新的原画纸,偶尔抬头看顾柔一眼,在纸上勾画着什么。
顾柔没有在她面前露出过这样的姿态,对于顾雪来说,确实挺新奇的。
“工作怎么样?累吗?其实过年不回去也可以的,你不用这么逼自己。”
佐藤绘衣走后,顾柔便关心起了自己的妹妹。
“啊?没事,这又不是干嘛。”
顾雪心不在焉地回了一句。
“天天窝着,难得放假也窝在办公室作画,这还没事?”
“嗯嗯嗯。”
“你在干嘛?”
顾柔察觉到了顾雪心不在焉这回事,站起身来,走到顾雪身边,凑近脑袋看了眼顾雪画的东西。
原画纸上,正是她叠着腿,端正坐着的一幕。
寥寥几笔。
却兼顾了色气和威严。
……她要是去画瑟图,保证爆炸。
顾雪放下铅笔,抬起头来,看着自己的姐姐,问道:“怎么样?”
“这……原来你喜欢这种类型啊。”
顾柔露出沉思的表情,喃喃自语。
“诶?”
“温柔姐姐不行吗?那……”
顾柔又自言自语了一句,接着眯起眼睛,看着顾雪,威严道:“快把饭给我吃了!”
顾雪懵了:“滚啊,你在脑补什么东西啊!你给我清醒一点!顾柔!你把我姐姐还给我!”
“扑哧。”
顾柔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果然不行啊,对你那种态度果然很奇怪,而且什么嘛,我妹妹还是喜欢温柔类型的嘛。”
站在顾雪身旁的顾柔,揽着顾雪的肩膀,轻轻摇晃了一下她。
顾雪翻了个白眼。
“画得挺好的,就是……姐姐我的大腿根部有那么粗吗?”顾柔指着画中的大腿。
“那不叫粗,那叫丰润,挺好的啊。”
顾雪瞥了眼她的大腿。
顾柔恍然大悟:“哦……原来你喜欢这个啊,那晚上你借姐姐条超短裙,姐姐秀给你看!”
“你脑子到底在想什么啊!顾柔!”
顾雪崩溃了,站起身来,轻轻掐住她的脖子,用力晃了晃她。
……当然。
崩溃归崩溃。
晚上顾柔还是秀给了她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