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jz80精彩都市小說 變成血族是什麼體驗 起點-第五百九十二章 狩獵季(上)讀書-lqxz2

變成血族是什麼體驗
小說推薦變成血族是什麼體驗变成血族是什么体验
从崇云山出来后,向坤没有先回崇云村,而是直接跟良先生前往那辆停在崇云村外道路边上的黑色GMC房车。
倒不是时间真的这么紧,连跟老夏、唐宝娜、小苹果她们说一声都来不及,而是在昨晚那番引导后,他需要给娜娜一点时间,让她自己去思考和琢磨。过往的大量经验告诉向坤,这种查知到一定特异,意识到部分“超感物品体系”影响的时候,是她们开发独特的体系应用方式、建立认知架构的最佳时机。
到了房车边上,良先生打开后座推拉门后,忽然有些尴尬,因为这车后面只有一个位置——他的体型比向坤还要大一圈,所以座位是定制的,加上有大量的器材设备,所剩空间不多,他又几乎不会和人一起乘车,只有一个位置倒也够用。
可现在就尴尬了,向坤可不是约翰,让蹲角落就蹲角落的。
但良先生自己去蹲角落?好像……也有点丢脸?
正在良先生想着要不要让人再安排一辆车过来的时候,向坤却是主动拉开前面副驾驶的门坐了上去,对下面的良先生开玩笑地说道:“我习惯坐前排,视野好,不晕车,那后面的‘王座’,还是你自己坐吧。”
“这……”良先生愣了下,想了想,还是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对驾驶座的老谢说了声:“老谢,这是向先生。向先生,你有什么需要,直接跟老谢说,他可以信任。”然后便上了后车厢,坐到了那唯一的位置上。
老谢和向坤简单地打了声招呼后,便开车往剑州市的方向去。
路上,老谢忍不住用眼角余光打量着坐在旁边的向坤,这个戴着眼镜的光头大汉,看起来好像挺普通、挺正常的,但他很清楚,这绝对不是一般人。
从他为良先生开车到现在,还是第一次看到良先生这么郑重其事地邀人同车。甚至就连老何,都没有上过这辆车,即便见面,也是良先生上门,或者老何到“守旺大厦”去。至于上次那个鬼佬,很明显不是“受邀”,而是被俘,良先生根本不会考虑他在后座有没有位置,说不定全程跪着都有可能。
他还是第一次听到良先生说类似“有什么需要直接跟老谢说”这种有点客套式的话,哪怕是对着老何,良先生说话都是非常直接,从来不做什么的寒暄,更不用说对其他人了。
而且刚刚良先生根本就没有显形,一直是隐身状态,但向坤与其交流,却是非常地正常和自然。老谢现在可以和隐身状态的良先生很自然地沟通、交流,但他很清楚地记得,刚刚发现良先生是隐身的时候,他有多惊讶,即便已经过了很长时间,良先生在他面前说话,他还是会下意识地去寻找声音的来处和良先生的位置,这种本能反应过了很久才改过来。而从向坤的反应来看,他似乎很笃定良先生的位置,一点都没有确定不了良先生所在的茫然,眼神也没有一点搜寻的状态。
这位“向先生”,恐怕是个和“良先生”同一层次的强大人物,是他们那种非人级的存在,和他们这种普通人不是一个世界。
老谢很快就按着他的经验,在心里默默地向坤打上了标签。
他自然不知道,向坤其实是能“看”到良先生的,良先生不论隐不隐身,在他面前仅是呈现信息的变化而已,差别很小。不论是通过红外热成像视觉模式,还是其他感官信息,都能够对良先生的位置和状态做出准确的判断。
向坤看了眼旁边的老谢,随意地跟他聊了起来。
在老谢看来,他们是第一次见面,但实际上,关于老谢的资料和信息,老早前爱丽丝就已经挖得透透的了。
不仅对他以前的经历、和良先生认识后在“神行科技”的经历,就连他一个人的时候有什么习惯,向坤都非常地了解。
可以说,论对老谢的了解程度,别说良先生了,恐怕就连老谢自己,都没有向坤和爱丽丝高。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这种旁边的人当你是陌生人、初次见面,但你却对旁边人的资料各种熟悉、各种了解的情况,向坤现在经常都会遇到,不仅老谢,良先生也是一样的例子,包括之前视频的老何也是。
这种感觉挺奇妙的,有种自己开了外挂,可以看到其他所有玩家属性、背包物品、好友栏、聊天记录、任务记录、成就记录,而其他玩家看不到他全部信息的感觉。
老实说,这种感觉……还挺爽的。
……
他们这次目标是非洲两个国家肯帕尼亚和坦帕尼亚之间的一片草原,具体的位置,需要到了之后再做确定。
如果是向坤自己,那毫无疑问,直接坐飞机就是。
反正现在有爱丽丝在,他的签证办理、进出境都容易得很,记录也是想改就改、想删就删,根本不用担心留下痕迹被人注意或调查。何况现在在国内唯一可能调查他的机构已经变成了他的“自己人”,至于国外,他认为现在整个地球上,恐怕除了“终极猎食者”,或是类似的存在,没有什么东西能够监控他——哪怕就是“终极猎食者”,在被他发现后,也一样会被他晃点。
有过之前“变异大鸟”的情况,“终极猎食者”想来在短期内是不敢再对向坤所乘坐的飞机有什么举动了。
不过现在和他一块去非洲的还有良先生,那就没法坐民航飞机了——良先生块头比他还大坨,虽说能进入隐身状态藏在飞机上,但老何肯定不允许他这么干,相关的、针对“人类食血生物研究员”的守则里,都有明确的禁止项。
大唐烈
当然,良先生也没必要这么干,不论是陆上、海上、天上,“神行科技”都有他们自己的运输渠道。
向坤和良先生便是直接乘坐货机,直达肯帕尼亚首都外洛毕市,然后由当地“神行科技”特别联络处的人派车来秘密接走。
到了联络处整理了下装备后,向坤直接要了一辆吉普车,载着隐身的良先生,往草原上去。
“你不是让我带上水下相关的设备么?怎么看咱们现在这方向,不是去海边的?”被塞在后座的良先生忍不住问道,正是因为向坤提到的那句话,让他带了大量适用于水中的“生物构件”,这些“生物构件”分量可不轻。乘坐货机,在陆上用货车接送,也是方便他跨境运送大量的“生物构件”和相关的设备。
此时,就有几架无人机在他们头顶飞着,其中就有负责载运良先生“生物构件”的。虽说非洲这边在野外对无人机的管控不那么强,但毕竟不是国内,对很多情况都无法做到百分百的掌控——当然,良先生不知道的是,有向坤在,那些无人机就不可能被其他电子设备发现、侦测、影响。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向坤没有多解释,继续开着车说道。
非洲大陆上,向坤的“超联物”投放自然远远没有国内多。而小萝卜受限于它现在的生长极限,即便已经把种子投放到了非洲大草原,但真正生长起来还很少,没法作为主要支撑。
好在现在中国可以说是世界工厂,给全世界提供各种各样的工业、电子产品,非洲也不例外。
就像这辆向坤在开的吉普车,其中就有好几件向坤的“超联物”,能够让他建立联系。
而周边,只要有人居住的地方,也都多多少少能够有“超联物”联系,这让整个非洲大陆,都在他的“超感物品体系”网络之下,虽然这张网有好多破洞,网孔也比较大,但毕竟也是张网不是?
向坤开车的时候,不时从旁边一个包里掏出一把钨钢球珠,看似随意地向旁边洒去。
不过那些球珠刚一离手,就像被放生的虫子一般,全都向各个方向主动飞蹿而出。
后面的良先生看到这一幕,立马想到了那数以万计把“变异大鸟”裹成铁球、控制得没有一点反抗能力的细小球珠,他当时就想过,如果向坤用那一堆小球珠来对付他,他要怎么应付?
如果能事先知晓,那或许还好办,可以打造一个强度足够的“生物构件”机甲来进行对抗,不让那些球珠有地方钻。但考虑到向坤还能控雷电,反正怎么弄都是白搭。更何况按着那“变异大鸟”的情况来看,一般的“生物构件”机甲,强度怕是不够看,顶不住数以万计的球珠和那歪脖子树的合力绞杀。
良先生忍不住问道:“向坤,这些球珠,到底是怎么飞起来了,你是怎么控制它们的?之前我仔细观察过,它们看起来好像那些圆珠笔的笔头走珠,而且还是0.5直径的,实在太小了,恐怕很难安排什么机械结构……”
向坤说道:“良先生,并不是我不信任你,而是这些事情、所有的这些东西,你要通过自己的感觉去体会,按着你自己的直觉走,去构建你的思路和体系。这样,才能最大化地发挥你的能力。我如果直接把我所知道的、我所感受的告诉你,对你反而是种桎梏,因为我的感知体系、我的感知维度,是比你,比其他任何人都要大太多太多,你没有这样的感知维度,是没有办法真正理解的。你只有用你能理解的体系,去构建一套方法论和应用框架,才能够将你的那种感觉给联系起来。”
九阳神功
在良先生完成吞噬“变异大鸟”、来非洲的路上,向坤已经确定良先生也已经和“八臂八眼木雕”的二级情注物网络建立了联系,所以现在也算是“自己人”了。
正因此,他会跟良先生说“感觉”,说“联系”,说“构建思路和体系”,因为良先生现在也是一位体系内的“开发者”,而且是稀有的“变异生物”开发者——他比蒋淳要强大太多。
当然,相较而言,蒋淳和“超感物品体系”的融合度又要深得多。
良先生若有所思,琢磨着向坤话里的意思。
几个小时后,感觉到吉普车停了下来,良先生并不需要向坤提示,就把注意力放到了远处匍匐于草丛中、几乎融于草的颜色之中很难被分辨出来的一只小狮子身上。
良先生有他判断“食血生物”的方式,而他很肯定,那只看起来眼睛大大、很萌很可爱、和一只中型犬差不多大小的小狮子,就是“食血生物”。
这就是向坤认为他接下来要补充的“血源”?
按着正常理解,随着他阶段性转化次数的增多,他的“血源”条件会越来越高,现在他需要进食的“血源”,必然要比那只“变异大鸟”是更多阶转化的存在,所以它绝不会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可爱无害。
看到那小狮子在草丛中偷偷摸摸地、很是猥琐又笨拙地挪动,向坤对跳下车、处于隐身状态的良先生说道:“别看这玩意好像小小的、跟个宠物似的,半个月前,它可是靠着这副模样,被一个NGO的野保组织的人救到了他们的营地里去,悉心照料。结果不出三天,它就找机会,把整个营地的人和兽都给屠了,而且引起了所有野兽的发狂,让来调查的人以为是另外几只成年狮子干的。这家伙,是喝过人血的,而且是惯犯,袭击那个野保组织营地,并非是他第一次杀人。”
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语气已是有点阴沉。
良先生其实很想问一句“这些你是怎么知道的”,但看着远处那只已经缓缓后退,似乎准备开始奔逃的小狮子,他还是暂时将问题压下,调动他的无人机载来“生物构件”,开始狩猎那只小狮子。
那只“变异小狮子”最开始似乎还想要用卖萌来引诱、埋伏向坤,但很快就察觉到了良先生的存在,并且意识到了危险,于是非常果决地开始扭身而跑。
它奔跑起来的速度远超普通的狮子,快到都有了残影。
但不论它再怎么快,都不可能快过良先生,因为已经完成了“生物构件”连接的良先生……能飞。
虽然在空中的良先生也是处于隐身状态,但他扑击的时候,还是引起了小狮子的警觉。
小狮子以一种近乎违反力学规律的方式强行改变了奔跑的方向,让自以为已经预判到了位置,稳稳一扑的良先生落了空,差点直接栽到地上。
不过小狮子躲过之后,却没有继续狂奔,而返身回头停下来对良先生扑击的位置张嘴大吼。
这吼声非常怪异,就像是一只猛兽被人按住嘴巴的呜咽。
但吼声过后,整片草原却仿佛活过来一般,各种生物开始冒头,空中的秃鹫、鹰隼也盘旋聚集,似乎准备攻击的战斗机群。
良先生刚一调整好位置,就发现那小狮子浅灰的皮毛开始发生剧烈变化,仿佛覆盖上了一层黑色花岗岩,整个身体也涨大了一圈,变得充满棱角,在阳光下看起来就像一座精美的石雕。
它对着良先生所在的位置张嘴大吼,但这一次,却没有任何吼声发出——或者说,没有任何普通人能听到的吼声——远处的向坤,其实很清楚地捕捉到了它的吼叫。
而良先生虽然听觉系统没有向坤那么强大,但瞬间马上明白了这狮子是在用声波寻找它的位置。
果然,下一刻,大量鹰隼等鸟禽向着他所在的位置俯冲扑击而来。
良先生连“变异大鸟”都能处理,自然不会在意这些普通飞禽,但与此同时,一身精光黑亮的小狮子却也向他扑了过来,且背部长出了两对新肢体,看起来像人的手,只不过都只有四指!
不远处,靠在吉普车旁的向坤依然在旁观打酱油,不过看到这一幕,心里却飘过一个念头:
千万不能让小铃铛看到这玩意,不然她梦境里的蛋黄派画风又要继续跑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