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gl7c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妻子的難言之癮 起點-第128章 哥,你不要了嗎分享-jhtcu

妻子的難言之癮
小說推薦妻子的難言之癮妻子的难言之瘾
为女儿好,我去傍富婆。
讲真!
这里有,很扯。
虽然在外面,我小白脸名声在外,但真了解我的人,不会相信我这置气的谎言。
而米露,或许是最了解我的人。
然…
噘嘴嘴,委屈的她说:“女尊男卑,到了她们家你就是上门女婿。”
上门女婿?
什么鬼?
我没想到她会信,还找理由劝我,而米露还继续“除非我死,否则休想给玲玲找后妈。”
“喂、喂…”我就不服了,也有意和她硬杠:“你见过,李柔对玲玲很喜欢的。”
“假象。“
“啊?”
“那是为迷惑你,她有意为之。”米露丝毫不退让,瞪着我,理直气壮道出理由。
“哎!”
叹气中,我不得不提醒:“你刚才说,李柔爱的男人是叶威,有必要为我这么做?”
“女人不讲道理,我是、她也是。”
“你这叫赖。”
“对。”
大大方方的,米露承认。
这终于让我意识到,她之前所说,要和李柔竞争是认真的。
“无聊。”
送她两个字,头也不回的我,快步向出租房走去。
在这么下去…
哈!
我真特么会觉着,自己魅力上提了档次…不谦虚的说,被俩大美人竞争,暗爽。
当然!
表面上得强硬一番,面子,总是要的。
…… ……
晚上!
我不想做饭,小兰则建议:“旁边有家巴西烤肉店,每次路过,味道都是香香的。”
“贵吗?”
“应该不便宜。”
“哦…”听她这么一说,我即刻提议:“小区门口有家拉面馆,好吃不贵,我请。”
烤肉店,我不想去。
“讨厌。”
可小兰撇着嘴,上来拉住我胳膊,傲娇道:“你说要疼我,不可以说话不算数。”
她在面前,已不再羞涩。
小女孩天性,喜欢被人疼爱,小兰也不例外,拽着苦笑的我,向外面走去。
而路上问她:“为什么喜欢吃烤肉?”
“馋。”
“不怕胖吗?”
“切。”
“先声明一点,我不爱吃水果。”
“嗯?”
小兰疑惑中瞄了我一眼,没说话。
而我…
得!
做好心理准备,接下来日子好不了。
哎!
只要是女孩,特别是漂亮的,格外注重身材。
稍后来到烤肉店,扑鼻肉香袭来时,一位瞧着眼熟服务员,走来招呼:“飞哥,好些日子不见。”
“出差。”
“挣大钱去了吧!”
“哈。”
笑了笑,含糊着没回到。
好些日子不来,只是因为穷…这儿离家近,但去年降为主管后,就再也没来过。
以前,常来。
米露也馋嘴,隔三差五要来吃,可吃完后为保持身材,一周内只吃水果。
饿的,眼发绿。
还不许我做饭,理由:“叶飞你讨厌,明知道我控制身材,还故意做好吃的馋我。”
“……”我。
好饿!
可米露娇滴滴的说:“告你,我要是忍不住吃了,小心变成胖子,不爽的是你。”
郁闷!
只能带着女儿,到外面吃拉面。
那段日子,久违了。
而时隔一年在来这,还有人能认出我来,只是那位服务员记忆力,也就那样。
这不!
他和说两句话后,看向搀我胳膊的小兰,热情道:“嫂子看起来,更年轻了啊!”
显然,他认错人了。
而和米菲同龄的小兰,是真比米露年轻,这引来她不高兴:“切,什么眼神啊!”
跟着对我说:“还是吃拉面吧!”
“哈!”
笑了笑,没同意。
对着小懵逼服务员说:“去准备,我们就在吃。”
随后拉着小兰,在旁边桌坐下说:“馋嘴就吃,大不了陪你一起减肥。”
“哥…”
“怎么?”
“你以前和米露姐长来这,对吧!”
“嗯。”
“会不会让你…”
“没事。”我表态。
疼小兰是真,但更主要的是,此刻我真不在意,也不想因为米露,在为难自己。
承认!
终极原因,是她先看开了。
而对小兰我也不隐瞒:“她同意离婚。”
“啊?”
“没事了。”
“嗯。”
小兰神情有些犹豫,目光看着我说:“哥,真到了这一步,你心里会有难过吧!”
“没。”
“骗人。”
“真没…”
苦笑着,我再次回答。
离婚,代表米露新的开始,这是属于她的仪式感,可对我而言,何尝又不是呢?
仿佛这样,就能褪去头顶绿色光环。
让内心,少了纠结。
这其中滋味,也许只有米露能懂。
罢了!
手放在小兰额头,笑道:“出来吃烤肉,咱就放松一些,过了这两天马上要忙了。”
“还想聊柔柔姐呢!”
“李柔?”
“嗯。”
“拉倒吧你。”
顺势,在她脑门拍了下。
柔柔姐?
这小妮子,真是李柔铁杆粉丝。
随后服务员端来烤肉,利用这契机,不想在聊男女那点事…赶紧用柔,堵住她嘴。
在碳板上开始烤肉时,提醒:“乖乖吃,不许在说话。”
“哼!”
“不服?”瞪着眼,问她。
“……”
小兰低着头,小委屈中不再言语,还有些倔强,但随着肉烤好,小口水流了出来。
这才乖!
将一块牛肉,塞到她跟前:“吃。”
“嗯。”
“别老是惦记我的事,你也不小了,该给为自己考虑。”
“……”
“过去是过去,以后是以后…我看开了,你也得如此。”说话间,我摆出兄长架子。
有些事,该引导她了。
妾美不及妻
是!
我家小兰,有不光彩过去。
但…
自私点!
我不说、她不说,就凭小兰柔弱的古典美感,遇到个爱她的男人,还是容易的。
而她要解决的,是隐藏在心中自卑的心。
这,很难。
而我也尝试的问她:“想过,离开石安吗?”
“……”
她,脸色黑了下来。
使劲咬下一块肉,但含在嘴里不吃,问:“哥不要我了吗?”
“瞎说。”
“干嘛赶我走。”
“我、我…”我吞吞吐吐。
而她问:“我就一个亲人,能去哪?”
“哦!”
我脑袋疼,这小妮子…
哎!
我救她一个妹妹,自然舍不得,可在石安她过去无法抹掉,若离开,便是新天地。
也就在尴尬时,我电话响了。
韩良,打来的!
顺手接下,传来他声音:“在哪?”
“干嘛?”
“李总让我找你说事,电话里说不清,我去找你。”电话中,韩良音量不算小。
小兰,应该听得见。
她曾被韩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