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e3j精彩小說 玉虛天尊 愛下-第六百三十章玉虛宮議封神推薦-uy7vy

玉虛天尊
小說推薦玉虛天尊玉虚天尊
娲皇宫门大开,女娲穿着华服缓步走出,手中拿着一对规矩。
“你要借‘神规灵矩’,朕同意了。关于复活宿钧的事,你真想好了?”
“你二人命格纠缠,真要复活他,就需你一命换一命。”
说着,娲皇目光看向不远处的茂林。
娲皇宫旁边的林海中,躲着一位女仙。
任鸿和无当在这里求了千年,那人也在林海站了一千年。
“我不会用自己的命去换他。”任鸿坦然道:“我要的是共存,而不是牺牲。拿我自己换他,然后他再换我?这个怪圈循环,我才不会延续下去。”
任鸿要的,是两个人同存,而且能彼此各自修行,不会干扰彼此的方法。
“是吗?那就让朕期待一下吧。当然,有一个前提。规矩交给无当保管,同时你不可让玉清一脉的人插手宿钧复活。”
“好。”
任鸿满口应下,娲皇松开手,神器飞到无当手中。
“尔等自去吧,不久之后天道势转,玉清衰落,你们好自为之。”
任鸿心中一动,和无当圣母对望,同时看向人间。
两人在娲皇宫门前这一跪,直接过了千年。二次神仙杀劫水陆之争早就结束,眼下已经快要开始第三场神仙杀劫,商周之争。
无当圣母捧着“规矩”,察觉天数后对任鸿道:“这套神器给你,好生回去准备。不久之后的神仙杀劫,但愿不会碰到你。”
任鸿感应天数,皱着眉头,收起神器后没等他道谢,无当圣母已经离去。
……
纪清媛从大罗天离开,心中大石落下。
“师兄得造化神器,当可修改天道。只是老师所言也无虚假,纵然他二人修成大罗。未来终有一日还要大打出手,这个结根本解不开啊。”
不知不觉,纪清媛来到人间一处田野。
眼下正是秋收时节,百姓们在农田间收割五谷。
纪清媛走到一处谷垛,观察累积的粟实。
“那场大洪水的后遗症,如今还能看到影响。”
若是神农帝纪,连山天下有五莲仙府培育的灵谷,产量极高。连山氏时期,根本不用担心凡人饿死。但到轩辕帝纪,前后两场大洪水抹掉灵谷中的力量,让五谷重新退化。
如今的百姓一个个面色蜡黄,除却人间权贵外根本没有多少百姓能一天两顿吃饱饭。
纪清媛想过,通过当年的灵谷养活凡人。但……
“这已经是轩辕帝纪,已经不容许我们这些地皇遗民插手了。”
轩辕文明一切从零开始,自然不会容许上一纪残留的灵谷在这个世界重新生长。
不远处,大商的小吏过来收取谷物。
看到百姓收割的谷稻,他们直接派人推走。
“大官,行行好吧。给我们留下活口的粮食,你们都拿走,我们这一家老小可怎么办啊。”
“哼!大王要你们的粮食酿酒祭神,这是你们的荣幸,哪有那么多废话!”
一位官吏将农夫踢开,招呼人将五谷运走。
纪清媛面色一沉,出手掀起一场神风把官吏逼退。
蓦地,嘹亮的鸟鸣在纪清媛耳畔炸响,惊得她元神动摇,连连后退。
“大商气运反噬?”
纪清媛忙看向大商王朝。
高傲的玄鸟展开羽翼,用凶狠的目光盯着自己。
浩荡磅礴的万民愿力合在一起,让纪清媛感到几分压力。
又是一声鸟鸣,玄鸟翎羽上方出现一团火焰,锁定纪清媛。
纪清媛二话不说,祭起九品白莲护身,手中亮出自己的本命仙剑。
可没等她动手,天空传来一声惊雷。
“哼!”
宽厚的手掌从九天落下,笼罩玄鸟视野,捏碎那团神火。
大商中,传来好几道声音。
“勾陈,你要做什么!”
“勾陈上帝,你要违反天人之约,干涉人间之事吗?”
昔年帝颛顼在焦顼帮助下伐断天梯,断绝众神直接干涉人间。可如任鸿这等大能若想要干涉人间,也不是一般人可以抵抗的。
气运玄鸟奋起,万民之力点燃熊熊烈焰扑向天空。同时大商中隐藏的玄鸟一族高手同样冲向天空。
“玄鸟之主。”纪清媛脸色难看。她想起来了,大商背后有神禽一脉的玄鸟族守护,跟弇兹氏还有些瓜葛。
此外,大商有火云洞庇护。纪清媛这些仙神不可直接对大商出手。
“师兄为护我,竟然直接对大商出手。这……”
纪清媛操控净世白莲,赶紧飞上云空。
但任鸿并未真正现身,而是在大罗天中祭起勾陈大道,以无上神能于九天之上幻化元气大手,与玄鸟族的几位高手斗法。
他手掌中运转先天六合大道,于九天之间点化元气,转眼便是成千上万的青龙天兵,朱雀灵将。
浩浩荡荡的天兵天将罗列有序,将大商朝歌天空围得水泄不通。
看到这份威势,朝歌内的权贵们一个个惊骇失色,就连截教弟子们也坐不住了。
正巧这次轮到雷雄看守朝歌气运,他二话不说飞到云空。
“任鸿,你弄什么呢!”
“无妨,展现天庭立场。”任鸿淡道:“不久之后大商气运衰灭,我这勾陈帝君先表表态。”
在逐鹿之战时,任鸿就感觉到了。那场战争爆发的同时,他这位勾陈帝君的神力空前暴涨。
而在娲皇宫前,当人间第二次神仙杀劫开启,他同样感受到力量的增幅。
如今第三次神仙杀劫即将开启,任鸿再一次感受到力量的增长。
不久的将来,第三次杀劫开启。而这一次规模之大,远胜前两次。勾陈帝君的权柄已然压过南极、紫微,甚至后土娘娘都暂时退让。
“当杀劫开启,我或许能真正持有教主级别的战力,如同昔年的老爹一般。”
任鸿转念想了许多,随后冲雷雄露出和煦的笑容。
“也罢,既然你在,姑且给大商留几分情面。”
说着,元气凝聚的天兵天将立刻撤去,朝歌上空恢复平静。
几只玄鸟在空中转了几圈,被雷雄招呼着回归。
“师兄。”纪清媛赶来,看到雷雄后打了个招呼。
三人都是地皇神农时期的熟人,任鸿也没顾忌他,直接问纪清媛:“师妹引发王朝反噬,刚才做了什么?”
“我看到大商官吏欺压百姓,一时忍不住出手。倒是忘了,这大商天下到底不是我神农时期。”
轩辕时代,对他们这些古前遗民压制最大。若是本帝纪的仙人,或许还能干涉一二。但他们只要出手,就会落下业力。
除非他们得到王朝册封。
任鸿和雷雄同时看向纪清媛来的地方。
那些官吏爬起来后,将乡民一顿拳打脚踢,然后抢走粮食回去酿酒。
任鸿挑挑眉,看向雷雄。
雷雄神色十分尴尬。
“你放心,这件事我来解决。”
“你认为,这只是单纯的小事吗?”
“难不成你们还要计较什么?这几个官吏教训下就是,总不能贬入地狱吧?”
“罢了,大商的事情你们上清家自己管。”
看雷雄仍未察觉,任鸿摇头:“未来天命已出,我作为勾陈帝君表态,大商气运不久。未来,就打一场吧。”
拉起纪清媛的小手,任鸿乘云离去。
雷雄盯着纪清媛来的方向,御剑飞遁过去善后。
……
纪清媛和任鸿乘云同行,小声说了一句谢谢。
“倒也不是单纯为你。我这做侄儿的,总要为姑母考虑。难不成真按照老师的天命排布,让未来的殷寿跑去女娲庙捣乱?”
任鸿明晓天数,自然清楚未来的大商末代之君会去亵渎自家姑母。
然后姑母开启劫数,引起杀劫开端。
“若我不知情也就罢了,既然察觉,岂能让姑母名誉受辱?”
所以,任鸿才以勾陈大帝的名义对大商下手。
如今王朝大殿上正议论勾陈震怒之事。
但因为王朝有截教撑腰,很快展开反击,捣毁勾陈帝君在大商国境内的庙宇,与任鸿真正结仇。
“嗯。”任鸿察觉涌入体内的香火少了一大支流,反而笑着点头:“这下由头来了。且等未来末代君王出世吧,那时候民怨积蓄得差不多了。”
纪清媛苦笑:“刚才师兄说的那般明白,可惜雷雄还是没有察觉。”
“他又不是我肚里的蛔虫,一个大老粗,察觉不了才是正常。”
两人同时看向人间,雷雄命令那几个官吏将粮食还回去后,便自行离开。
任鸿、纪清媛同时摇头。
他们在意的,可不是官吏抢粮食,而是酿酒。
“酒在这个时代,到底是不同的。”
可惜,雷雄没有察觉。
大商的气运仍在败坏。
虽然玄鸟庇护整个大商王朝。但它身下纠缠黑气,已经开始掘大商的根基。
……
任鸿送纪清媛回归东昆仑,看到众多同门齐聚玉虚宫。两人神色一惊,赶忙也跟过去,来到玉虚宫内。
看到广成子、赤精子在门口,两人赶紧过去招呼。
“师兄,发生什么事了?”
“大老爷和三老爷来了,他们带着两家仙人要跟老师商定封神榜。”
封神榜?所以这次封神榜要在玉虚宫商谈?
任鸿一脸古怪,拉着纪清媛入宫。
和昔年紫极盛会相似的会场。三位教主坐在正中央,诸位大罗仙家入座,而其他弟子站在大罗背后。
任鸿和纪清媛座位相邻,后面站着李昀和纪瑄。
等三清仙家到来差不多了,广成子和赤精子入宫复命。
元始天尊随意道:“开始吧。师弟,这封神榜之事你操持得多,还是你来主持吧。”
通天教主面色一黑。什么叫我操持的我,敢情是因为我家死人多,每次封神之战都是我家倒霉,因此我操作熟练?
“哦,师弟别误会。只是我这玉虚宫很少折腾封神事宜。上次弄,还是五十量劫之前。我家这群弟子除却青玄能操持一二,其他人都不明白流程。”
但天尊的补救安慰更是一记补刀。
是啊,次次都是截教弟子上榜,可不是你家什么都不会吗?
“呵呵,师兄放心。这次封神事宜我绝对帮你办的妥妥帖帖,好好排布名额?”通天教主目光如剑,扫过玉清诸仙。
纪清媛心中一寒,仿佛诛仙剑气擦面而过。
天尊看到教主的神情,招招手让任鸿、南极以及青玄上前:“你三人在天庭当值,有什么要说的,直接跟你们师叔谈吧。”
青玄、南极对视,然后不约而同看向任鸿。
受不住二人压力,任鸿只能硬着头皮说:“师叔,你们经常用的那套‘封神天数”我看了。无非是姑母降临神罚,然后凤鸣岐山,三教封神。如今姑母神罚被我替代,这天庭又不曾缺人手,何必再弄什么封神榜?”
“天庭不缺人手,只是你勾陈、南极、后土三家不缺,紫微一脉的神位至今不曾补齐。。”
通天教主招来紫极神图。
虽然上面罗列众多神位,但其中紫微宫星君一脉的位置缺了大半。
南极帝君扫了一眼,立马告状:“师叔,当年天庭开辟,金灵师妹带着一众上清弟子来天庭打理紫微宫,早就把各路星君安排妥当。为何如今紫极宫一脉神位缺失,您不应该问一问你家弟子们吗?”
“南极,你这话什么意思?难道,你是说我们故意不干活吗?”多宝站起来:“你们三人把持天庭,弄出什么百年一度的考核。我们这紫微宫的诸位星君,可都是你持法度,勾陈秉罚,全部削掉神位的!”
“是啊,是啊……”
多宝道人身后,一众妖仙站起来,纷纷向通天教主诉苦。
任鸿三人对视,看到这一幕哪里不明白。
这是上清家不满自己三人把持天庭,要找师长告状来了。
三人暗中交流,还是任鸿出面。
没办法,谁让他年纪小,两个师兄为老不尊呢。
任鸿笑对多宝道人:“多宝大师兄,此言差矣。神位得命与天,惠及众生。我辈自当兢兢业业,履行神职。百年一次的诸神考度在神农帝纪时,勾陈天宫便已施行。彼时金灵师姐赞誉有加。”
他将矛头对准金灵圣母。
金灵面露难色,但三位老师看来,只能点头。
“当年勾陈天宫立下考核。但凡神灵肆意妄为,该剥夺神职并降临天罚。”
“任鸿师弟在天庭建立后,继续这一套考核。每百年一度,若神灵举止不当,便剥夺神职,再行安排人手。”
任鸿:“补充一点。紫微宫缺失人手,统统是师姐重新安排,我可从来没有插手。”
你还不如插手呢!
总裁,别太嚣张
金灵埋怨地看了任鸿一眼。
这次之所以闹得通天教主上门。
是因为这些年神灵考核上,紫微宫的上清仙家屡屡被削。虽然勾陈宫也有一些人降等。但数量上,紫微宫一系的星君占据黜落总名额的四分之三。
好些妖仙不能继续享受天神福利,一个个跑去找多宝道人诉苦。
于是,多宝道人鼓动教主来昆仑山讨要说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