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朕又不想當皇帝 起點-290、親戚閲讀

朕又不想當皇帝
小說推薦朕又不想當皇帝朕又不想当皇帝
“谢王爷恩典!”
跪在地上的黎三娘砰砰磕了三个响头。
林逸叹气道,“咱们一路从南到北,自己多吃一口,别人就少吃一口,动了很多人的利益。
他们不一定敢真刀真枪跟咱们斗,直接来捋本王的胡须,但是免不了会在暗地里下绊子。
以后做事情务必要小心一点才好,浅水也当深水渡,摸着石头过河。”
黎三娘道,“小女子一定谨遵王爷教诲。”
即使王爷不说,她也吸取这次教训。
不会再一意孤行,起码队伍中要多招一些男人。
她不得不承认孙瘸子说的那些话是对的:真正遇到事情,还是男人能顶事。
见林逸背过身后,便小心翼翼站起来跟着新任统领何鸿小心翼翼的退了出去。
林逸笑着道,“坊间是不是有传言‘天罗宫,三百里,住不下金陵一个史’,是这么说的吧?”
天罗宫是前朝的一座大宫殿,覆压三百余里,隔离天日,但是却依然住不下金陵城的史家。
以此来形容史家家族的庞大和富有。
何吉祥道,“正是如此,这史家一代不如一代,已经大不如前。”
林逸好奇的道,“如此也不至于才抄了几十万两银子吧?”
这才是他最痛心的一点,这么大家族,才这么点银子,简直有点不像话!
何吉祥叹气道,“史家生活糜烂不堪,贪图虚荣,不思进取,再多的钱也经不住挥霍,这外面还不知道有多少亏空呢。”
旁边的沈初笑着道,“卑职还有件事未来得及和王爷说,史家上下全关进了牢里,这史家的大总管居然对着卑职塞了五万两银票。
奇怪的是,不是替着主子求情的,而是替自己。”
“大硕鼠啊,”
林逸乐了,毫不客气的道,“抄!一个不漏!
这些王八蛋说不定比他们的主子还有钱呢。”
“卑职遵命,”
沈初大声应了之后,接着道,“卑职已经查明,此次袭击黎三娘车队的,乃是这几家的子侄在一起做的商量。
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朕又不想當皇帝笔趣-290、親戚閲讀
如何处理,还请王爷示下。”
林逸想了想道,“主犯全部咔擦了,不留后患,至于剩下的那些大爷们,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不算什么好人,不分老幼,全部先送去劳改,之后看表现,择优释放。”
有背叛自己的个人,比如他自己。
但是从来没有背叛自己利益的阶级。
这种附在百姓身上吸血的腐朽阶级,不会自己主动大发善心,让利与百姓。
是需要他亲自出手做恶人的。
沈初道,“卑职明白怎么做了。”
“王爷,”
何吉祥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有件事,老夫不知当说不当说。”
“哎,你都问了,你说当说不当说?”
林逸最烦别人吞吞吐吐说话。
特别是齐鹏!
想不到如今何吉祥等人居然也学了这毛病。
何吉祥抬头看了一眼林逸,然后再次垂下头,低声道,“据老夫所知袁府的老太君便是出自金陵城的薛家。
薛家的家主薛一铎正是老太君的嫡亲侄儿。”
精华玄幻小說 朕又不想當皇帝討論-290、親戚展示
沈初跟着道,“前些日子,娘娘还去薛家拜会过。”
“娘娘去过,本王怎么不知道?”
林逸很是诧异的道。
沈初硬着头皮道,“属下前些日子说过的,王爷当时说,娘娘开心就好。”
对和王爷的记性,他是从来不抱一点指望的。
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朕又不想當皇帝 爭斤論兩花花帽-290、親戚熱推
“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你们都把人家家给抄了,”
林逸摊摊手道,“这也是天意啊。”
钱到了他的口袋,难道还要还给他们吗?
那是不可能的。
“王爷说的是,”
沈初赔笑道,“只是这薛家的人,卑职实在不知道如何处置。”
其实他昨日也是问过的。
但是王爷当时忙着神游天外,根本没给回复,此刻他忍不住又问了一遍。
万一回头娘娘责问起来,背锅的是他啊!
娘娘说要杖问于他,王爷能护得住?
所以,一定要再三问清楚了。
林逸还要说什么,小喜子走了过来,在他旁边低声道,“王爷,娘娘有请。”
林逸朝着大堂众人摆摆手后,直接去了后衙。
袁贵妃坐在院中凉亭里,身后站着的是林宁,看到林逸过来,使劲的眨眨眼睛。
林逸笑了笑,这个暗号表明他老娘现在心情很不好。
“老太太,这谁招你惹你了?
你不用生闷气,直接说,儿子替你报仇雪恨。”
林逸笑着上前道。
“你抓了薛家的人?”
袁贵妃叹气道。
林逸点点头道,“不瞒您说,还真是,听说薛家是咱们的亲戚,儿子反而更气了,居然一点脸面都不给,联合外人来坑你儿子,您说像话不像话?
儿子想了,明日午时就把这薛一铎五马分尸。”
“你不用这么着急堵我嘴,”
袁贵妃白了他一眼道,“事呢,其实我是知道的,就是个不成器的小子让人给利用了,薛家其他人都是不知道的。”
林逸摇头道,“老太太,你是最英明的,你仔细想一想,如果真的是不成器小子怎么可以调动两个七品?”
七品在三和真是大白菜,不值钱,更不值得炫耀。
但是,在吴州、永安等地却不是!
好看的都市言情 朕又不想當皇帝-290、親戚鑒賞
即使运气不好,做不了什么总兵、游击将军,但是在大户人家做个供奉捞点钱没问题,地位是相当超然的,不是一些阿猫阿狗可以轻易使唤调动。
袁贵妃叹气道,“你曾外祖母就薛一铎这么一个亲侄子,年龄也一大把了,早晚也是要入土的,等上两年,哪里还需要你动刀子,何必非要现在伤了你增外祖母的脸面。
再说,薛一铎的大儿子薛同辉是工部主事,与你外祖父、舅舅同朝为臣,两家向来也经常走动,同气连枝,相互照拂。”
林逸无奈道,“丰年好大雪,珍珠如土金如铁,这句话你该比儿子还熟悉吧?
只是薛家如何来的这么多钱?
想必你是不知道的,皆是靠盘剥百姓而得。
这薛一铎无恶不作,他多活两年,就不知道要多祸害多少人。”
袁贵妃揉着眉头道,“这些我又如何不知?
只是毕竟亲戚,伤了脸面,不大好看。”
林逸道,“老太太,你这让儿子为难了,如此行事,儿子以后如何服众?”
袁贵妃笑着道,“哎,哪怕不看你曾外祖母的面子,总得给为娘一点脸面吧?”
“哎,既然您都这么说了,儿子也没辙,”
林逸深深的叹了口气,“这薛一铎我就留着,反正不是他的主意,不杀他,儿子也说的过去。
但是他的儿子薛同吉,是不能留的。
而且他也有失察之责,抄家也是肯定的了。
要不然以后外面肯定有人笑话你儿子妇人之仁,阿猫阿狗都敢跳到你儿子身上拉屎撒尿。”
袁贵妃道,“那就这么办吧。”
林逸笑着道,“多谢老太太体谅。”
其实他本来就没准备杀薛一铎的。
但是,他不能这么和老娘说。
毕竟大先生说过:人的性情是总喜欢调和折中。
譬如你说:这屋子太暗,需要在这里开一个窗,大家一定不允许。但如果你说要拆掉屋顶,他们就愿意开窗了。
心理学上,这叫让步效应。
这些招数,还是他做网文作者的时候在读者那里学会的。
他原本是经常性断更、请假的,明明是个孤儿,也会无中生有,多出来一大堆七大姑八大姨,今天老表生娃,明天堂妹结婚,后天自己感冒,大后天奔现,电脑坏了,停电了……
从来不差理由。
读者说,你日万吧。
手残党肯定是做不到的。
读者无奈的道,那就四千字吧。
他爽快的答应了,好像不是太为难。
之后才发现,上了鬼子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