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异能 華夏一家 起點-第二六九章 還是好人多看書

華夏一家
小說推薦華夏一家华夏一家
休息一日之后队伍继续往金城去,还没走多远晓军就来接着了。
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華夏一家 血沃中華-第二六九章 還是好人多閲讀
说是知道他要和汪家人谈话,有意在外面等了。他也晓得自己兄弟的性格,问他拥军的事情大家怎么看?
他说觉得很可惜,缘起汪家军,是有点不舒服,另外也是劫数在那里。
谁想得到蒙古人会战场策反了汪家的人呢,汪家老大是忠心的,怪只怪他御下不严了。
道理是这样子,但思想上总是过不去,不光是别人,连他自己不是都来了。
他说能有这样的认识很好,这叫客观实际。他日要是我遇上不测也不要大惊小怪的。
晓军忙叫他闭嘴,别说这些不吉利的话。
两日后他视察了金城,晓军设宴,召集各部代表见面。大家都十分感谢他,感谢朝廷给甘肃的支持。
他拉着晓军,两兄弟一起给每一桌敬酒,欢迎大家都去内地走走看看,相信祖国的未来会更加美好。
次日接着走,沿着武威,张掖去了瓜州,和郭将军一夜畅谈后再次要他提要求,老郭还是干干脆脆的一字不提。
这个就一代忠臣胸怀坦荡的人格魅力,赵晓兵十分敬佩,这世上还是好人多。
他离开瓜州前往青唐城,莹莹告诉他索朗大总管知道他出发了,原来计划要西进逻些的,返回波米住下来等他了。
西蕃的大员们和各军主将都在赶往波米。
赵晓兵的队伍现在越来越大,又增加了甘肃,青海愿意进西蕃的工匠和官吏,浩浩荡荡的一路向西挺进。
这些人一个个都是宝贝,即会汉话,又会西蕃语,做民族工作比他还优秀。
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華夏一家 線上看-第二六九章 還是好人多鑒賞
赵晓兵在王汉臣的青唐城休整了两天,补充物资后前往客木,越往前走越难走。
队伍中不时有人出现高反,骑不了马,面色苍白走不动路的士兵越来越多了。
王汉臣不敢有任何闪失,带着三千精骑一路护送,再加上后勤队,绵延好几里了。
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華夏一家-第二六九章 還是好人多熱推
天气也变得变化莫测,刚才还是艳阳高照呢,立刻就是冰雹扎下来了,跟着又是雨雪交加的,帐篷都还没有撑好太阳又钻出来了。
汉臣一直护送着,直到二十天以后进入客木地界,汪三伯来接住了才离开。
赵晓兵看到三伯脸上的“新”字,心中一阵刺疼。上前紧紧地拥抱,良久才分开。
进入城池后他立即去校场校阅汪家军,将忠字旗交到他三伯手上,立刻就在校场的旗杆上升了起来。
晚上陪汪三伯吃酒,他也觉得郁闷的很,这事怎么就发生在了他大哥身上,的确怪他自己意气用事,平时御下不严,过于信任而疏于管教,导致悲剧发生。
他说现在他大哥心里有疾,已经不适合带兵了。
赵晓兵提议,请三伯给自己老丈人写封信,劝他回来算了,西蕃汪家军依然由他的副职来领,军事部不会有偏颇的。
他答应,还说不存在新军插手的问题,大家都是一家人嘛。
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華夏一家 血沃中華-第二六九章 還是好人多推薦
汪三伯倒是很豪气,叫他别哭,是他老丈人的意思,他也觉得该给死去的战友一个交代。
接着还哈哈大笑起来,声如洪钟,说脸上有个烙印好,更男子汉。
回到屋里,他把珊珊压在身下问:“谁叫你不声不响地跑来的?”一边说一边用力,直到两人都用尽力气后才相拥着睡去。
醒来,珊珊告诉他一路确实艰苦,没有想到一段一段的路都还是荒无人烟,又吐又泻的才来到客木,人都廋了一圈。
但这里的人纯朴,真实。
治病靠神助的现象让她下决心要扎下根来,实实在在地为他们做一点事情。
他抱着珊珊热吻,叮嘱她保重身体。
出屋看到玉娇,他说这趟该把马儿骑安逸了哈,马掌都换了一副。玉娇说难得出来一次,就是在后世她也没有到过这里呢。
他心痛地抚摸着她后背,讲了他和三伯商议的意思,要她考虑好给他爹说,解了军职回来算了,军事部不处分他也无法和第五军的兄弟交代。
她问她爹回来干什么?
他说不做军职做文职,爷爷不是要往内地迁,在金城空一个位置给他,正好可以帮着看住那帮耆老宗亲。
玉娇在他胸前咬,算是答应了。
哎,做人难,做男人更难啊。
休息两日后接着走,这边的道路与前面走过的比较就难走多了,好多地方因为人迹罕至,荒草丛生,向导不注意都要看错,遇上下大雨还有泥石流,山崩塌方阻断道路。
莹莹和红菱默默地一路跟着,过了一山又一山,来到怒江大峡谷的时候那陡峭的山路令人望而生畏。
有的地方根本就没有路,用羊肠小道来形容一点都不过分。
哪像后世可以开着汽车跑哦,吓得玉娇不要不要的。
快下到山谷底了,山上突然传来三响剧烈的爆炸声,紧接着身边的警卫就一把将他拉住拖向安全处躲避。
只听得哗啦啦,轰隆隆的响声传来,大大小小的石头滚落而下,整个峡谷都弥漫着灰尘。
赵晓兵在烟雾中大喊玉娇,莹莹,红菱她们,万幸,都还平安无事。
这峡谷太深,后卫的队伍早就下来大半天了,大家还在谷里走,敌人当然有机可乘了。
慢慢的烟雾散去,大家收拾起来继续前行。
汪三伯说奸细破坏,炸毁了山上的岩石,有好几人被落石砸下谷底了,马匹也受惊滚落了几匹,正在清点呢。
来到谷底,军医正在抢救伤员。
前面探路的先遣队回来报告:嘉玉桥今晨被奸细破坏,已经让大水冲毁了,无法通过。
玛德,赵晓兵心里暗骂,这都叫啥了。
汪三伯说这里面肯定有北蛮唆使的功劳,莹莹说还不排除他们直接参与呢。啥子下三滥的手段都用出来了。
队伍来到下游一处村落暂歇,工兵开始用皮囊扎起浮筏,卫队寻找渡河位置在两岸拉起安全绳索。
天明,队伍开始渡河,卫队到达对岸后,赵晓兵当先踏上羊皮筏子横渡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