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抗戰之開局讓少帥下跪-第三百六十一章 離開F國,前往D國鑒賞

抗戰之開局讓少帥下跪
小說推薦抗戰之開局讓少帥下跪抗战之开局让少帅下跪
与山田光子完成接头之后,整个酒会对于张宗卿而言便已经是索然无味了。
张宗卿与小胡子虚以委蛇了一会儿,直接就是以有事处理为名,直接离开了酒会。
“在D国的事情也差不多结束了,再到F国转上一圈之后,我们便直接启程返回国内。”
“一旦倭奴国的王太子身死,倭奴国天王欲任应该会按捺不住吧!”
“而且殴洲战事开启之后,席卷全球的第二次世界大战也将拉开序幕了。”
坐在轿车上的张宗卿突然就是对周卫国说道。
“你给顾维君他们发消息过去吧,让他给D国元首递上辞呈,我们直接跟随舰队离开D国。”
这几天张宗卿即便是没有出门,也是有种整个伯宁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
所以这趟殴洲之旅,张宗卿就算是不想结束,也得结束回国了。
毕竟战端一起,他也没有必要在殴洲再多待下去。
不过在回华国之前,张宗卿还要在F国见一个潜力股。
这个潜力股也是后来F国投降D国之后,一直流亡于鹰国的抵抗组织。
这个组织的领头人便是戴高勒将军。
而戴高勒也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后,F国的首席执政官。
投资潜力股,这可是一本万利的买卖,张宗卿又怎么可能错过?
而且对于戴高勒这个人,张宗卿也是很久之前就想与他见上一面。
毕竟早在一战之后,因为提出建立一支结合机动能力和毁灭性火力,既能够主动出击、又能够出奇制胜的装甲师理论之人,正是戴高勒将军。
令人感到讽刺的是这套理论并没有在F国国内引起什么反响。
反而是引起了D国军方的广泛注意。
由此也可见戴高勒此人值得一见。
“是,二公子!”周卫国点头应道。
以顾维君为首的华国使节团向D国提出了离开的议程之后。
D国的元首小胡子也没有多加挽留。
毕竟他也知道按照原定的计划,张宗卿确实是要往F国进行国事访问。
“元首大人,就这样让华国的张宗卿去F国进行国事访问?”
“他不会将我们进攻F国的整个计划,全部泄露给F国吧!?”
小胡子的一名手下对于张宗卿对F国进行国事访问这件事,还是抱有迟疑的态度。
“D国与华国之间的利益捆绑很深,张宗卿他是个聪明人,他不会做这样饮鸩止渴的事情。”
“更何况殴洲越乱,或许越符合华国的利益。”
小胡子摇了摇头,虽然有时候依然是看不透张宗卿,但他依然是坚定了自己的判断。
“若是张宗卿真的将这个计划告诉F国的话,那无论是格里芬计划还是他的这个计划,那F国都已经是知晓了。”
“我们担心再多也是没有用的。”
小胡子很是自信的解释道。
当然,让他有恃无恐的根本原因。
无还是论张宗卿的计划,或者之前的格里芬计划。
最终采用两个计划中任何一个的决定权,还是在小胡子的手中。
“安德烈,我们该担心不是这个,而是知道格里芬计划的高级军官应该是寥寥可数。”
“到底是谁将这个格里芬计划,泄露了出去!”
“否则的话,张宗卿怎么可能知道我们的格里芬计划?”
小胡子极为冷静的开口说道。
这个疑问在多疑的小胡子心头萦绕了许久。
小胡子自然不会知道张宗卿知道格里芬计划的真正原因。
而张宗卿也没有想到自己无心的举动,竟然会导致多疑的小胡子对高层参谋部成员,进行了一次疯狂的清洗。
……
在顾维君为首外交使节团给D国递交了辞呈之后。
张宗卿与陈邵宽等人便直接登上了军舰,往F国而去。
倭奴国的使节团也是在同时前往F国境内。
倭奴国王太子正任自然是不愿意与张宗卿再碰面,但眼下局势处于极度紧张的状态。
所以正任以及倭奴国的使节团,也只能硬着头发前往F国进行国事访问。
从而结束他们在整个殴洲的最后一站旅途。
“二公子,前面就是F国的军港了。”
“F国就要到了!”
在军舰即将进入军港之前,周卫国就已经是小跑进来,向张宗卿报告道。
“这么快?”
张宗卿有些诧异,不过想想也是如此,毕竟D国与F国是陆上邻国。
若非不是坐军舰过来,张宗卿他们走陆路,或许会更快上一些。
张宗卿放下手中的书籍,往外走了过去,待他走向军舰的船舷处,直接扶着军舰的栏杆往F国陆地方向看去。
此时的F国依然是处于一片祥和的景象。
F国人或许永远也想不到,战争的步伐正在一步步朝着他们靠近。
军舰缓缓靠近军港处,张宗卿牵着马玉的手从军舰上走了下来。
与在鹰国和D国接受到的待遇不同。
骄傲的F国竟然只是派了一个当地的官员来接待张宗卿。
“这些F国人还真是够无耻的。”
“他们竟然派一个当地的小官来接待我们?”
就连陈邵宽也是忍不住吐槽道。
现在的F国首席执政官还真是平庸。
在鹰国与D国争相讨好华国,拉拢华国的时候。
F国竟然还是把华国看做是当年能够任他们羞辱,欺负的弱小国度,这还真是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邵宽,走吧!”
“F国的那个接待员就不必理会了,我们直接去巴厘。”
张宗卿根本就没有打算与这个F国的接待官员有任何联系。
但那边负责接待张宗卿的F国官员,见张宗卿没有与他招呼的打算。
他快步往张宗卿的方向小跑了过来。
“张,你好!”
“我是负责接待你们的F国外交工作人员。”
那人伸出手想与张宗卿握在一起。
但张宗卿却只是抬起头,看了这个人一眼。
“没想到当年诞生过拿破仑皇帝的国度,竟然会是如此气度。”
“与日不落帝国相比,你们F国简直是差远了。”
“在我们华国有一句古话,叫做自取其辱!”
“若非是必须,我还真不愿意踏上这方土地。”
说完,张宗卿直接就是坐上了大使馆安排的轿车,头也不回的往巴厘方向开去。
只留下那个负责接待他们的F国官员,尴尬的站在风中凌乱。
诚如张宗卿对他所说的那般。
一个连基本外交礼仪都没有的国家。
到最后,自取其辱的反而会是他们自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