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邊謀愛邊偵探笔趣-401,雪鴞:第十二章(1)讀書

邊謀愛邊偵探
小說推薦邊謀愛邊偵探边谋爱边侦探
1
那个带状的物体,是一条深棕色的眼镜蛇,这种蛇有剧毒。
眼镜蛇软趴趴地挂在离地面不远的横着的树枝上,嘴巴微张,舌头露在外面,一动不动,显然那是一条死蛇。
这条骡子小道平时很少有人走,是谁把这条蛇打死挂在树上的呢?
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邊謀愛邊偵探 未晚向-401,雪鴞:第十二章(1)推薦
从蛇身上发黑的色泽来看,想必蛇已经死了快4到5天,接近腐烂的边缘。
对蛇死亡时间的推算,让顾云菲想起罗菲失踪也差不多5天了,不禁使她脑海里冒出大胆的联想,是否是罗菲经过这条小道的时候,遇上这条具有攻击性的毒蛇,毒蛇咬伤了他,他才失踪的。最近一段时都天气晴朗,地面干燥,看不出明显的脚印,不能通过脚印,判断有一个什么样的人来过这里。
唔……这条蛇曾攻击过罗菲,是多么牵强的联想!
顾云菲泄气地笑了一下,这种推想真是不着边际,若罗菲是被毒蛇咬伤,不会这么久都没有他的消息。警察地毯式地搜索了这座山,也没有找到他的踪迹。
顾云菲走近那条死蛇,觉得罗菲若真是遇上了这条毒蛇,不会这么有技巧地杀蛇。
蛇的脑袋垂下的地方,有发黑的液体,是血迹干凝后的颜色,血液是从蛇的嘴巴里流到地上的。那条蛇是被人掐断头部和躯干之间的颈部死亡的,颈部明显看得出只剩下了一层皮。除此之外,蛇身上其它地方没有伤痕。
显然蛇是被一个有着杀蛇技巧的人杀死的——直接掐断蛇并不明显的颈部——让其毙命。
罗菲不是野外生存的能手,看到野生的毒蛇,能如此果断有技巧地杀蛇,若毒蛇要攻击他,他会勇敢地反击,会用石头之类的东西把蛇砸的稀巴烂,不会让蛇死的这么“完美”。
想到这里,顾云菲心上有了一丝安慰,罗菲没有遭受到毒蛇攻击,若不出现别的意外,他现在应该安然无恙。
不过,这让顾云菲联想到杀蛇的人,手段之残忍,徒手就能把蛇掐死了,同时,让她联想到雪鸮凶手杀人的手法,他杀人采取的方式是勒杀,让人痛苦地死掉,跟杀蛇人的杀蛇方式很相近。
难道这条蛇是雪鸮凶手掐死的?
这样说来,雪鸮凶手有在这里出现过?而且蛇的死亡时间,跟罗菲来明山的时间差不多。
罗菲有收到过雪鸮死亡信息,由此可以推想,罗菲失踪前,到明山来很可能就是来见雪鸮凶手的。而且,种种迹象表明,罗菲来明山是见付斐的,那么又可以断定,雪鸮凶手就是付斐。
顾云菲倒吸了一口凉气,眼前的一条死蛇,竟然可以让她推想到雪鸮凶手是谁,她自己都不敢相信,她混乱的思绪会出现这样骇人的联想。
若真是付斐徒手掐死了这条有毒的眼镜蛇,那么他的目的是什么呢?难道这条蛇有攻击过他?他为了保护自己,才迫不得已杀了蛇?杀蛇本身不重要,是蛇被人杀的方式,让顾云菲想入非非,总让她联想到雪鸮凶手勒杀人的场景。
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邊謀愛邊偵探 未晚向-401,雪鴞:第十二章(1)
虽然,公园管理处在山脚下竖立了告示行人的警示牌:小心毒蛇出没。但行人要遇上毒蛇的可能性还是比较小的,受到蛇的攻击的概率会更加小。毕竟明山不是毒蛇的重灾区,不然Z-F也不会把这座山开发成市民休闲的森林公园。
那么这条倒霉的眼镜蛇为什么会被人杀掉呢?或者说是那个不走运的家伙,遇上了攻击他的眼镜蛇,幸好他对付蛇有一套,毒蛇被他掐死,他才没有受伤。
思来想去,只有雪鸮凶手有这么强悍,出手果断地掐死毒蛇。不过这只是顾云菲一厢情愿的假象,是没有充足的依据的。最近她脑子里充斥的全是雪鸮凶手,特别是罗菲失踪后,雪鸮凶手简直就像刻在了她的灵魂上,任何事物都能让她联想到雪鸮凶手,更何况,这条可怜的蛇,是被人徒手掐死的,使她不得不想起雪鸮凶手杀蛇的手法。要是人的脖子只有蛇那么细,想必雪鸮凶手就不会借助绳子之类的东西勒杀人了,也会像杀蛇那样徒手掐死就可以了。
突然遇上这条死去的眼镜蛇,让顾云菲对雪鸮凶手是付斐,并和罗菲在明山见面过患得患失。没有十足的证据证明她的推想是对的。可是从某些迹象又看得出,雪鸮凶手就是付斐,罗菲失踪是付斐导致的。
但话又说回来,若付斐是雪鸮凶手的话,他那羸弱不堪的身子,在勒杀人的时候,究竟从那里来的力量,让受害者没有反抗的机会呢?从发生的几起雪鸮案来看,受害者都是轻易就被凶手勒杀了,手段残忍果断的让人想到凶手是一个强悍的恶魔,而不是付斐那样的蔫货。付斐给人印象是杀一只鸡都不会有胆量,遇上毛毛虫会大惊小怪的家伙,根本就不像是狡猾强大的雪鸮凶手。
不过……俗话说,人不可貌相,说不定付斐表面是柔弱的羔羊,实际是一个常人无法想象的狡诈恶魔呢!
顾云菲拄着高尔夫球杆,又走了一段路,心上对那条死去的蛇耿耿于怀,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一条死蛇,会让她想到雪鸮凶手就是怪家伙付斐,而且跟罗菲失踪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虽然只是心境上莫名升腾起的猜想,但这种想法像厚重的云层一样,压在她的心上,使她不喘不过气来。所以她又折转回去,把那条蛇用高尔夫球杆从树上挑下来,又仔细看了看。
很多时候,人的第六感就像感应器一样,能够明晰地感应到周围事物离奇的存在。
顾云菲在蛇尾看到了一个镶嵌到肉里面的铝制金属物,大概有挖耳勺的勺子那么大,上面标有一个说数字2。数字2应该是蛇的主人给它身上弄得编号。
显然,这条蛇不是野生的,是人养殖的。
难怪这条蛇那么容易就被人掐断脖子死掉了。家养的动物不像野生的具有野性,很容易被人摆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