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大隋國師》-第八百一十五章 當年咿呀小沙彌,如今禮佛大法海熱推

大隋國師
小說推薦大隋國師大隋国师
踏踏…..
踏踏踏…….
人氣玄幻小說 大隋國師 ptt-第八百一十五章 當年咿呀小沙彌,如今禮佛大法海相伴
斑驳青苔的石阶,黄皂僧鞋飞快走下,锋塔下方,青年和尚一展袈裟靠去宝雕石栏,微微侧脸望去湖中含苞荷花,祥和目光呈出威凛。
“可打探清楚了?”
“回禀主持,那两条蛇妖确实来了杭州。”一旁的青衣僧人竖印垂首,轻声道:“城中有师兄弟带回消息,他们亲眼看到。”
和尚微微颔首,望去湖泊连天的雨线,“可知,她们来杭州做什么?”
“她们……”
青衣和尚话语声里,水面丝丝涟漪荡开,荷叶下的鱼儿陡然受惊了般,一摆鱼尾,飞快窜了出去,正听下文的法海抬了下手,回头看去身后,延伸而下的青石阶上,之前那个青衫书生正负手下来,朝这边微笑点了下头。
“大师还在这里,下雨了,小心受寒。”
“阿弥陀佛,出家人受得苦寒。”法海竖印还回一礼,笑道:“往后还有缘,贫僧倒是还想与公子辨一番佛儒之道,不知施主可愿意否?”
呵呵呵!
陆良生走下最后一阶站定,也跟着笑了笑:“若有缘,自然愿意与大师探讨一二,告辞!”洒脱的随意抬手拱了一下,举步离开,沿着这边石栏,回到之前的地方,红怜抱着一柄长剑靠着栏杆,袍角被老驴扯了一下,这才站起来,看到书生回来,两颊顿时泛起好看的梨涡,将月胧插回书架,拿了纸伞撑起,挽去书生胳膊。
“公子,找到了吗?”
“不过要等天色放晴后,晚上再来,走吧,我们去城里看看。”
“去城里?”红怜疑惑的仰起脸,那边,陆良生低头朝她笑了一下,捋去眉前一缕青丝,挽到耳后,“既然来了一趟杭州,怎的也看看市集,顺道带师父吃些美食。”
隔间小门嘭的打开,蛤蟆道人鼓大了双眼,都有光芒在眸底闪烁,顿时来了精神,“还是徒弟有心,唔…..让为师看看食谱上,有没有记载杭州有什么好吃的,快些走,为师边走边翻看。”
挥着蛙蹼,催促两句,半个身子钻进衣柜,翻出许久未拿出的菜圃在手里展开,蹼头顺着一个个地名找下去,寻到苏杭一代,蟾嘴都快裂到了后颈,长舌舔了一下嘴唇,欢喜的脚蹼头一根根绷直舒张开来。
“有了有了……西湖醋鱼、栗子炒子鸡、龙井虾仁……”
红怜掩嘴轻笑里,陆良生拉着老驴漫步雨间,回过头看着悬腿坐在书架小门边沿的蛤蟆道人,笑道:“师父,对杭州菜都这么讲究?”
“哈哈,为师想当初纵横三山五岳,不就为了口吃的么,唉,现在这些不过为师道听途说记下来的。”
蛤蟆道人摆了摆蛙蹼,看着上面菜式,啧嘴赞了一声,不舍的卷起菜谱呈轴,负去背后挂着,“说到吃,这苏杭菜式,那就有讲究了,你快些走,边走边听为师讲解一番,定让你大饱耳福!”
“刚刚为师说到哪儿了?哦对了,这苏杭口味讲清、鲜、脆、嫩,保留原汁原味,煮食的法子,都以蒸、烩、烧为主…..轻油、轻浆……”
蛤蟆道人说起吃上面,话语声久久不停,细雨蒙蒙,伴随铜铃、蹄音,与撑着青花纸伞的男女,一起远去烟雨水汽。
远处,水波起伏,鲤鱼钻出水面吐了一圈水泡,钻进水里,湖面倒映的石栏后面,两个僧人正望着这边,其中青衣僧袍的和尚凑近,低声道:“主持,那书生身旁的女子,不像是人。”
“哼。”
看着有说有笑的男女牵着一头老驴远去了雨幕,法海面无表情,缓缓竖起法印,便不再看上一眼,一抖缰绳,竖印转身离开。
“读书人……待法会结束,收降了那两只蛇妖——”
脚步坚定,去往净慈寺,声音洪亮。
“——再来除了迷惑这书生的女鬼!!”
……
“上好的丝绸,地道正宗的杭州丝绸,不掺假的,走过路过的外地客官,不妨过来瞧上一眼,保证丝滑顺溜,就像摸女人皮肤,爱不释手!!”
“茶叶~~~卖茶叶啰,家中亲人生病,急需用钱,便宜出上好龙井一盅,赠送亲朋最好礼品!”
“客官,里面请,街上那位客官,来我楼外楼品一品拿手好菜,喝上一壶好酒,观楼外三潭印月,那才叫风雅,太符合公子这身气质了!”
还未入夜,近黄昏时分,杭州城里早已人声鼎沸,长街两侧商铺早早升起了灯笼,来往行人熙熙攘攘,带着家人,或与友人走进酒楼,站在街边讨价还价,喧闹如白昼。
好茶雅客闻着簸箕晾晒的茶叶丝,神情享受的闭上眼睛,随后着伙计包好,提在手中汇入街上人潮;透着暧昧的暖红灯笼下,龟奴迎着进出的客人,点头哈腰,楼上花枝招展的女子依着栅栏挥舞绢帕,抛弃媚眼;隐隐约约,那粉红窗纱之中,有靡靡吴声随琵琶拨响传去街上。
“公子,这里不是吃饭的地方,换一家吧。”
书架里,响起红怜的声音,陆良生抬起脸看了看面前的青楼,轻笑两声,牵着老驴继续前行,走在人群里,用着法音也在说:“如何会去里面,青楼又不是吃饭的地方。”
“光顾着说话,良生,可找到吃饭的地方?”书架另一侧,小门里响起蛤蟆道人的话语,他是用法力传音,过往的行人无法听见的,“为师好像刚才听到一个叫楼外楼的,实在不行,那边也能凑合。”
陆良生嗯了声,随后停下脚步,微微侧脸,目光望去这条长街前方一侧,飘荡的旗幡,写有客栈二字,便拉着老驴朝那边过去,门口卖力吆喝的伙计殷勤的接过缰绳,将驴子牵去后院,客栈大堂内,也有伙计过来迎上,擦了一张桌子,语速飞快报上了菜名。
“听口音客官不是杭州人吧,那来了杭州,怎的也要尝尝杭州特色,里叶白莲咱家客栈后厨算是拿手的,白莲去皮通心,粒大而圆泣,色白如凝脂、炖之易酥而不散、汤色清而食之香,光闻都能把人口水馋出来,还有咱西湖莼菜,远近闻名,汤纯味美,鲜嫩润滑,脍炙人口,其他地方都吃不到。”
“小哥,不妨先上两道杭州名菜,再来两盘寻常家常菜就好。”陆良生不好点多,毕竟就他一人坐这里,点的太多反而引人瞩目,多是不好。
“那行,客官先喝点山茶,润润脾胃,小的这就通知后厨,快些端上来!”伙计记下了菜名离开,这边,陆良生放好筷子,等到茶水端来时,隐了身形的红怜坐在对面,撑着下巴愣愣的看他,待到书生目光看过来,这才轻轻开口问道:“公子,城里还不如长安呢,除了一些吴声小调,没什么特殊的。”
“今晚就在城里住下。”
“啊?”聂红怜愣了愣,忽然脸色羞红,颇有些不好意思的垂下脸,扭捏的摇晃肩膀,小声道:“公子,妾身还没准备好。”
然后,一根筷子轻敲在她头上,陆良生笑着拿眼瞪过去:“想什么,进城是因为之前听到那小沙弥说的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