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异能 萬法無咎 ptt-第四章 衡劍小試 證我知道閲讀

萬法無咎
小說推薦萬法無咎万法无咎
席榛子、利大人心中剧震。
轻易能够辨明。来人并非什么上境大能,而是与自己二人相同境界的元婴修士。
但是能够在二人毫无所觉的情况下近身,当真是匪夷所思。
利大人、席榛子心中,忽然生出一个竭力想要回避、但终究无法回避的念头:来人境界之渊深,似乎较乌兰天瀑上的四人,犹有过之。
按理说,此人气机幽玄难测,与既往所见的任意一人皆绝不相类。况且其境界既胜于自己,那么利大人、席榛子自然也无法测其深浅。可是这一不可思议的念头,就那么毫无征兆的成型了,挥之不去。
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萬法無咎討論-第四章 衡劍小試 證我知道
利大人沉声道:“你是何人?”
来人转过头来,望了他一眼。旋即摇头道:“你刚刚与人交过手,眼下尚在恢复之中,那是不成的。”
又转过头来,端详席榛子两眼,淡然道:“就是你了。”
席榛子只觉眼前一阵恍惚。
一点全无温度的冷芒绽放。
天地万象,风月山河,尽数凝结于一抹剑华之中。
席榛子只感眼前明光照耀,若春雨纷扬。
在此剑华照耀之下,面前相貌敦厚的这人,身躯急速暗淡,似乎化作抽象的线条,再也难以寻其踪迹。
在原本他的“身躯”存身之处,“轩辕怀”三个大字旋起旋收,俨然人物依旧,只是从血肉之躯,化作了抽象的字迹。
“原来他叫做轩辕怀。”
这一念头方一明晰,席榛子便感到自己的意识快速消散,堕入一场无边的困倦之中……
席榛子再度睁开双目。
身畔不远处的利大人,被困于一座一人多高的剑身之中。此剑介乎于有形无形之间,汇聚道意玄妙,俨然英华之荟萃。但是在此时此刻,却成了一座坚不可摧的牢笼。
六十九息。
通常而言,无论是陷入沉睡,还是突然昏迷。醒转之后,一切识忆都宛若当时。哪怕昏睡了甚久,亦懵然无觉。除非主动入定,否则极少有人能够保留明晰概念:自己一睡睡去了多久。
但是席榛子心中,这一念头却清楚之极——
六十九息。
一场短暂的昏迷。
席榛子法力一转,立刻辨明,自己神意气机,皆是圆满无暇,并未受了丝毫损伤。
心中略定,又仔细望了来人一眼。不无好奇的道:“你叫轩辕怀?”
轩辕怀并未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在低头思索着什么。
终于,他眉头一展,平静言道:“方才这一件,名为‘衡剑’。衡者,衡量之意。”
“上乘根基之人,中了这一剑,百息以内便能回复清明。中品根基之人,则需要半个时辰上下;下乘根基之人,却需要至少三日三夜。不入品阶之人……自然再也无法醒来。”
“唯有上上乘根基之人,虽目迷五色,但心中不过涟漪微动。刹那之念动,无损其持定真如。”
“你之根基,原只在中品;但是却只经历短短六十九息,便醒转过来。我门中晚辈,毕生在剑道之中修持,却也无有第二人能够做到。最出色之人,也要七十五息。就算你心性有异于常人,花柔为表,刚健深藏,固然是一份底蕴;却也难以出色到如此地步。”
席榛子心中一惊。
这位“轩辕怀”,随口便将自己道途之上最为倚仗的长处说破。
轩辕怀忽然一笑,愈显平易近人:“是了。你定然是被归无咎空蕴念剑斩过一次,但却挫而愈勇,百折不挠。将心性修持之功,更进了一步。”
席榛子双眸一凝:“你和归无咎一样……”
正在此时,四道遁光,金黄黑白,相继落定。显出四个人影。
玉离子。
御孤乘。
席乐荣。
李云龙。
在轩辕怀动用“衡剑”的一瞬,四人立刻感受道外人气机,其幽微玄奥难以言喻,于是立刻赶了过来!
席榛子立刻抬头,看了一眼。
四人的神态,很严肃。
玉离子等四人,目光对视一眼,然后便牢牢锁定住轩辕怀。
无论是器量还是修为,御孤乘等四人当远在利大人、席榛子之上。可是奇怪的是,现在四人面上的惊讶之色,却较利、席二人初见轩辕怀时,犹有过之!
惊讶之余,更似有一丝困惑。
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萬法無咎 線上看-第四章 衡劍小試 證我知道推薦
不知过了多久,御孤乘微微转头,沉吟道:“知道,还是不知道?”
席乐荣亦是一阵恍惚,不知是自答还是反问:“莫非我等都做了井底之蛙?”
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萬法無咎-第四章 衡劍小試 證我知道展示
何谓知道?
何谓不知道?
所谓“知道”,并非周天万物,无所不知;大道至理,无所不通之意。如此境界,别说元婴修士,就算是道境大能,亦无法做到。
所谓“知道”,指的是明了道术之界限藩篱,体用大观,上下界限。
当年的利大人,席榛子,亦是无比自信,自以为自己已是天地间同境界中登峰造极的人物。所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只是痴人说梦,妄言妄语。
但是这一重信心,其实只是源于圣教的辉煌历史,以及和既往先贤在元婴境界的高下比较。
换言之,这是一种推理而得的判断,虽然可信度似乎极高,但是终究只是一种“观念”,而并非真正的“知道”了。
所以,当其遇见阮文琴时,打破既有识念,险些道心破碎。
又譬如隐宗荀申。陆乘文。二人念头豁达,从前时亦偶然产生奇想:世间是否有道行精微,远胜于己的存在?但是这念头只是游艺养心的赏玩之致,并非真正相信了。
无它,因其道行并未触摸到顶点的界限。
而眼前四人却不同。
玉离子,御孤乘,席乐荣,李云龙。
他们“知道”了。
四人心中无比坚信——
自己已经触摸到了道术极境,至高无上!
世间再有如何了不得的英才,亦只是与自己伯仲之间。纵能分出胜负,从虚而言,更多的取决于形势、缘法,乃至……运气;从实而言,谁能将神通道术推演至前无古人的境地,或许便能占据先手。
但若说存在一人,明显较自己道行更高,底力更强,那就绝不可能的。
席乐荣在真幻间之战时,姜敏仪曾以紫微大世界的攻心之法撼之。但是席乐荣却并未有丝毫动摇。因为他心中坚信,所谓的“外界”纵然精彩,但真正站在顶点的人物,不过与自己相若而已。
此刻四人所受震动之大,更胜于利大人,席榛子。那是因为——
他们不约而同的生出一个念头:
眼前这人,似乎比他们更强?!
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萬法無咎 愛下-第四章 衡劍小試 證我知道相伴
这个念头,荒诞无比,却又坚如磐石。
若此事果然是真,对于已然“知道”的人来说,那可要比当年利大人、席榛子偶遇阮文琴之后的冲击力,大得多了!
那一身巍然剑意,看似并不锋利,但是却蕴藏着雄厚的“化”力,似乎能将一切阻滞,彻底化去!
如此层次的剑意,倒是令三人想起一个人。
对于眼前之人的来历,亦有了一种猜测。
就在此念诞生之时,轩辕怀开口了:“除了你以外,其余三人,似乎都对我有着很深的敌意。”
他口中的“你”,正是站在最左侧的席乐荣。
“尤其是这位道友。似乎对我有着双重敌意。”
“其中一重敌意,固然极易辨明。因你是妖族出身,身负本元之力的优势。所以,以当前战力而论,想来你一直自许为当世第一。遇到我以后,你感受到了威胁,所以有了敌意。”
“但是……你们三位共同产生的敌意,又是从何而来?你们似乎……猜出了我的来历。”
玉离子凤目一凝。
眼前这人,看透他人之心意,竟如利刃斩破朽木,如此轻而易举?
李云龙闭目思量了一阵,淡然言道:“是否做了井底之蛙,出手试上一试,就知道了。”
此时,他的态度肃穆非常,迥异于平时嬉笑怒骂之时。
御孤乘、玉离子皆是沉默不语,并未接口。
李云龙自己,除了这一句话之外,亦并无其他表示了。
冷场数息之后,席乐荣踏前一步,道:“我先来。”
玉离子、御孤乘、李云龙三人,万般都好,但是到底自恃过重。
而席乐荣,仙门道术从头学起,虽然一身战力不损分毫,但神通之上的演化潜力却尚未穷尽,一身轻松,无有负担。
另外,真幻间一役,他因武道中的生克变化意外负于姜敏仪之手。此战之后,对于心意练达之功,别有特殊的调和。
所以,他看淡胜负,无惧一战。
席乐荣出手了。
击出一拳。
虽然席乐荣近来钻研于“一剑破万法”法门的破解之道。但是面临强敌,他还是选择了最为契合武道神韵的战法。
这一拳,雄浑如山岳的形势之中,竟是五彩斑斓,精彩无限。
这是席乐荣的构思。
这一拳,并不拘泥于任意一种神通道术;亦不拘泥于武道之成法。而是开阔,通透,无物不容。
他席乐荣,道术不在御孤乘之下,自然不会闲着无事,专去做御孤乘精炼道术的陪练。事实上,采撷仙门,学习仙家神通,本来便是一个过程。
席乐荣要的就是这个“过程”。
在这一过程中,采佳苗于原野,纳万川而合流,化作这灵活而随意的一击之中,无定形,无定量,无定名,无止歇。
一拳既出,御孤乘、玉离子、李云龙三人心中,皆是暗暗喝彩!
轩辕怀的回击一式,亦应时而生,针锋相对。
他的衣袖动了一动。
一点无形剑意,从来处来,往去处去,击在席乐荣这一拳的拳心。
御孤乘三人,六只眸子目不转睛,似乎要确认一件至关重要的事——
二力相交。
一拳一剑,空中各自瓦解,一物不存。
就法力规模而言,完全相等。
御孤乘等三人,松了一口气。
他们的“知道”,到底并未瓦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