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世子很兇 關關公子-第八章 家父劍聖祝六

世子很兇
小說推薦世子很兇世子很凶
清晨时分,楼船上。
东方刚刚亮起鱼肚白,船尾的房间里,向来晚睡晚起的萧湘儿,还在暖和的被窝里酣睡,手里握着红木小牌,睫毛轻轻颤动,脸颊微红,也不知在做着什么羞煞旁人的美梦。
船上的姑娘都知道湘儿的作息时间,原本这种时候不会有人过来打扰,只是今天显然有点不对劲。
萧湘儿胸脯微微起伏,本来在均匀呼吸,慢慢娥眉皱了起来,屏息凝气了片刻,又把被褥拉起来盖住了脸。
很快,房间外的廊道里,也响起了些许脚步声,叽叽喳喳的声音传来:
“我的天,谁在船上煮……”
“什么玩意,难不成有人投毒?”
“豆豆,是不是你在作妖?你给我上来……”
“小姐,我没有……”
……
萧湘儿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抽了抽鼻子,结果难以言喻的味道传来,弄得她一个激灵瞬间醒了。
什么鬼!
萧湘儿一头翻起来,捂着鼻子披上外衣,跑到露台上想透透气,结果一拉开露台的门,浓郁味道便铺面而来,冲的她差点憋过气去,又连忙把门关起来了,娇声道:
“姐,你想谋杀亲妹不成?在弄什么鬼东西……”
声音渐行渐远。
露台的正下方,楼船的厨房内,水雾缭绕。
陈思凝站在灶台前,手法熟练的煮着粉,豆豆和一众丫环满眼惊恐的站在外面。
祝满枝小脸煞白,躲在宁清夜后面,看着那锅黑暗料理,小声道:
“小宁,你确定这玩意能吃?红鸾姐和绮绮姐都被熏得跑下船了,湘儿姐估计也快了……”
宁清夜吃了好多次,如今已经习惯了,抱着胳膊点头道:
“虽然不好闻,但味道非常不错,你吃一次就知道了。”
“我才不吃,这味道,和那什么似的……你第一次就敢下嘴?”
“不敢,许不令那厮按着夜莺吃,我怕也那样对我,就尝了一口。这可是你自己要尝的,待会我按着你吃就行了。”
??
祝满枝大眼睛一瞪,知道宁清夜不会说假话,便想转身偷溜,结果刚走出两步,就被清夜提溜了回来。
陈思凝厨艺不错,做饭很认真,给别人推荐家乡美食,自然下了硬功夫,花了一早上的时间,总算是做好了粉儿。
“饭好了!”
陈思凝把碗放在托盘里,含笑端着走出了厨房,抬眼一看,船都空了!
几十号女眷都跑到了岸边的草地上,眼神古怪,萧绮和萧湘儿凑在一起窃窃私语,看模样是准备重新买一条船。钟离玖玖和宁玉合吃过,此时真正认真和姑娘们解释。
宁清夜和楚楚还在,两人拉着满枝的两只手,硬拖着走到了跟前,楚楚含笑道:
“辛苦陈姑娘了,师父真正和她们解释呢,以后吃上一次就知道了。”
好看的都市异能 世子很兇-第八章 家父劍聖祝六讀書
陈思凝对这反应丝毫不奇怪,她没吃过之前也是这样的,她轻轻笑了下,端着托盘来到了饭厅,招呼道:
“祝姑娘,过来尝尝。”
祝满枝表情僵硬,她是闹着想尝尝南越美食来着,可谁会知道味儿这么冲?一船人都吓跑了。
如今粉儿已经煮好了,碍于礼节,祝满枝总不能筷子都不动,只能硬着头皮,坐在了陈思凝对面,含笑道:
“陈姑娘,我自己吃就行了,嗯……你忙了一早上,先休息会吧。”
陈思凝可不傻,自幼学习办案,逻辑十分清晰,知道她一走满枝肯定把粉儿倒了,岂会离开。她坐在面前,满眼期待地看着满枝:
“我不累,粉儿里面放了腌制的酸笋,就和臭豆腐一样,不好闻但口感极佳,只有我们南越才有,你尝尝。”
“……”
祝满枝知道在劫难逃,当下也拿出了吃货的气魄,用筷子夹起米粉,嗦了一口……
————
一刻钟后,厨房里。
祝满枝穿着小围裙,在案板上切着酸笋,模样极为认真,还轻声询问道:
“老陈,许公子真喜欢吃这个?”
陈思凝负手而立,站在背后认真指导,点头道:
“没错,上次在十八寨,他天天吃我做的粉儿。有句老话,叫‘想抓住男人的心,先抓住男人的胃’,祝姑娘要是学会了,许公子肯定特别宠你。”
祝满枝脸色微微一红:“哎呀,你说什么呀,我和许公子……嗯,是异性兄弟来着,和小钟她们不一样。”
陈思凝含笑点头,心里半点不信。她来船上也两天了,虽然没深入交流,但也看出了这艘船的底细,船上的女眷全是许不令的女人,祝满枝都住在许不令后宫里面了,怎么可能没关系。
陈思凝这次过来,是寻找许不令‘探口风’的,不可能一直在船上傻等,还得去找许不令的下落,不过她不知道许不令去哪儿了。
贸然打听许不令的行踪,很容易被误认为她对许不令情根深种,想去白给,为了避免不必要的误会,陈思凝便想着私下里偷偷打听。
船上这么多姑娘,五个大姐姐明显不好忽悠,清夜、楚楚、夜莺都接触过,问了肯定都会怀疑她是不是喜欢许不令,那剩下的就只有松玉芙和祝满枝了。
松玉芙天天和萧绮待在一起,看起来是书香门第的小姐,应该也很聪明,也就这个胸脯大的姑娘看起来比较憨。
陈思凝一番物色后,自然就想从满枝入手,问问许不令的去向。
此时有了和满枝独处的机会,陈思凝自然就套起了话:
“你和许公子是异姓兄弟?不会吧,我听清夜说,你和许公子关系很好啊。”
祝满枝脸儿又红了几分:“是吗?清夜怎么说我和许公子的?”
“……”
陈思凝完全就是瞎扯,清夜向来少言寡语,极少主动开口,哪里和她聊过这些。她眼珠转了转,笑道:
“清夜说,许公子经常护着你,捧在手心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
好肉麻!
祝满枝小眉毛皱了皱,略显不满地道:
“她瞎说,我又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姑娘,我也是江湖人好伐?当年在长安城,若不是我出手相助,许公子根本没法离开那龙潭虎穴,血洗白马庄、双煞灭张翔知道不?都是我带着许公子干的。”
“嗯?”
陈思凝微微一愣,她知道祝满枝有习武的底子,但没见祝满枝出过手,并不知晓有多高。此时听见这话,略显意外:
“祝姑娘这么厉害?”
“一般啦。”
祝满枝总算等到了最喜欢的环节,连忙放下菜刀,把手洗干净,拉着陈思凝回到了自己房间,颇为得意地指了指墙上的画像:
“陈姑娘可知这是谁?”
陈思凝习武多年,虽说没见过这版本的老剑圣画像,但画像左下角那么大‘祝稠山’三个字不可能不认识。她点头道:
“这是祝老剑圣,祝姑娘……咦?祝姑娘也姓祝,莫非和祝老剑圣有渊源?”
祝满枝可算捉到一个涉世未深的傻姑娘了,做出江湖女侠的模样,谦虚道:
“祝老剑圣是我祖父,家父剑圣祝六,在江湖上小有名气,陈姑娘应该听说过。”
?!
小有名气?
货真价实的剑圣,全天下可就只有一个!
陈思凝表情微微一变,知道有眼不识泰山,把铁板当成了弱鸡,连忙抬手行了个江湖礼:
“姑娘原来是祝剑圣的千金,在下有眼不识泰山,失敬了。”
祝满枝强忍住不笑,做出风轻云淡的模样:
“都是江湖人,陈姑娘不必计较这些世俗礼节。”
陈思凝完全没料到,面前这姑娘才是船上隐藏的顶级大佬,此时倒是有点紧张了。她偏头看了看剑台上的两把剑:
“姑娘也是剑客?我好像没听过姑娘的大名……”
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世子很兇 關關公子-第八章 家父劍聖祝六鑒賞
祝满枝摇了摇头,拿起桌子上的宝剑‘湛泸’,手法熟练地轻弹剑柄,剑出三分:
“这把剑是君山曹家的传家至宝,不过我和我爹一样,不喜欢占兵刃上的便宜,用的都是普通铁剑。我爹说,年轻人要藏锋,不能太早展露锋芒,所以在江湖上走动,一直行事低调,姑娘没听说过也正常。”
陈思凝瞧见这把位列十大名剑之一的传世名兵,心中越发深信不疑,眼神敬重。
陈思凝半步宗师的武艺,加上天生谨慎,防御手段层出不穷,单挑唐蛟都没问题,放在中原都算是凤毛麟角的高手了,但和世间顶流的剑圣祝六比起来,还是差了一大截。
如今遇上剑圣祝六的闺女,陈思凝自然不敢怠慢:
“是我孤陋寡闻。祝姑娘的剑术,想来很高明吧?”
祝满枝会她爹的‘撼山’,剑术技巧世间顶流,只是硬实力拖后腿罢了,此时被问起剑术,自然认真点头:
“尚可,也就比我爹差一点,许公子的剑术都是我教的。”
!!
陈思凝一个趔趄,看着满枝,有点不信。
祝满枝也觉得牛吹得有点大,眨了眨眼睛,又道:
“剑术再高明,也要看用剑之人是谁,我年纪尚小,武艺比起许公子,肯定差一丢丢。”
陈思凝这才点头,想了想:“祝姑娘如此厉害,应当是许公子的左膀右臂才对,许公子出门,为何不带着姑娘?”
祝满枝听见这个扎心的问题,顿时高兴不起来了,心里面还有点失落。
自从来到楼船上后,祝满枝便再未离开过,大宁小宁、大钟小钟,乃至夜莺,都轮着陪许不令出去游历江湖,她却只能在船上傻等着,感觉还不如和宁玉合一起游历江湖的时候有意思。
说是武艺不好怕出事儿,但祝满枝天赋不差,能孤身混进天字营狼卫便能看出来,这两年也没少习武,特别是孤零零待在船上的时候,习武特别认真,想的便是有朝一日能陪许不令出去闯荡,如今不说和清夜单挑,打两个楚楚肯定没问题了。
只是即便如此,和许不令还是差太远了,清夜跟着都只能打酱油,她出去了也是一样。祝满枝天生乐观,从不抱怨这些,但心里岂会没点小委屈。
祝满枝耷拉着肩膀,把剑放了回去,在椅子上坐下,晃荡着小腿:
“我帮不上忙,许公子自然就不带我了,怕出事嘛。其实我十四岁就当捕快,孤身一人跑到京城,什么风浪都见过,比楚楚和清夜机灵多了,哪里会出事……就是确实帮不上忙……”
陈思凝稍显疑惑,在跟前坐下,询问道:
“怎么会帮不上忙?祝姑娘不是只比许公子差一丢丢吗?”
“差一丢丢丢丢丢丢丢丢丢丢……”
祝满枝用手撑着脸颊,瞄了陈思凝一眼:
“听说你和唐蛟差不多厉害,六个你加上我,应该能和许公子打平手。”
“……”
陈思凝顿时无语。
祝满枝轻轻叹了口气,站起身来:
“算了,还是学做粉儿吧,许公子开春就回来了,到时候应该也学会了。”
陈思凝思索了下,忽的开口道:
“祝姑娘,你想不想去江湖上逛逛,想的话我可以陪着你一起去,我一直在南越待着,时常听闻中原江湖的传说,却未曾轻眼瞧见过,这次出来,也是想见见世面。”
祝满枝脚步一顿,她肯定想出去逛,以前和宁玉合游历江湖,虽然无波无澜,却也是她长这么大唯一的江湖经历了。只是……
祝满枝犹豫了下,回头道:“带你去逛逛倒没什么,但现在打仗,外面不安稳,出事儿了咋办?”
陈思凝面带笑容,拍了拍胸脯:“我们就出去走走,又不是去杀人。我别的不说,逃命的本事天下无敌,连许不令第一次都没抓住我。我们就在附近转转,只要我在,保姑娘安危绝无问题。”
陈思凝半步宗师的武艺,能打两个宁玉合,女子之中几乎无敌,放在中原江湖也是横着走的存在,说这话确实不算吹牛。
祝满枝有点意动,但不想给船上的姐姐们惹麻烦,稍微想了下,还是说道:
“我去和绮绮姐说一声,要是绮绮姐答应了,我就带你出去。”
“哦……好吧。”
祝满枝走出房门,可能是真有点心动,回头道:
“要是绮绮姐真答应了,你跟着我走江湖,得有个混号,这样有气势些。我给你取个吧,嗯……你做的螺蛳粉特别好吃,又用刀,就叫‘螺蛳刀’,怎么样,很霸气吧?”
“螺蛳刀……”
陈思凝挠了挠头,怕满枝反悔,也不好拒绝,勉为其难点头:
“好吧,听你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