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我成了龍媽討論-第1103章 拉赫洛終落網相伴

我成了龍媽
小說推薦我成了龍媽我成了龙妈
“这是个魔神吧?”提利昂低声问。
琼恩点点头,表情奇怪道:“非常强大,至少领悟两条接近圆满的法则之歌,但祂的脑子……”
“咦,法则海哪去了?“黑烟狂乱波动,显示出魔神内心的不平静。
“啊,怎么回事?世界怎么变成袖子形状了?”而这时,祂也终于发现头顶与左右两边的三个世界。
“难道一千万年后,法则海消失,世界扭曲崩坏,我们的世界终于要毁灭了吗?”
在琼恩几人古怪的眼神中,魔神自顾自发出绝望哀嚎。
“只有签入封神榜的魔神才能触碰到法则海,普通超凡者则没这个限制。”魔龙提利昂叫道。
“蠢龙,你在说什么,我明明感应不到法则海了。”魔神怒道。
“法则海被丹妮莉丝装进神王鼎,她现在是神王啦!”提利昂道。
“神王?丹妮莉丝……”魔神呆了呆,“不可能呀,丹妮莉丝只是诸神的棋子,是拉赫洛从世界意志那骗取初火天命的媒介。
诸神怎会允许她活下来,还让她当神王?”
“不服她的魔神,都被她烧成灰啦。”侏儒笑道。
“不,不可能,拉赫洛,你在哪?夜狮,淹神,风暴神?”
魔神吼声震天,宛若雷霆霹雳,精神意志在世界范围内肆无忌惮散开。
“哪来的漏网之鱼?”
苍穹忽然暗下来,一支如玉巨手凭空出现,捏小鸡似的,将黑烟魔神锁拿。
接着,巨掌又倏忽间消失。
整个过程毫无烟火气息,那魔神别说挣扎,甚至没来得及发出一声呐喊。
看着空荡荡的天空,提利昂三个又呆了呆。
“那魔头是谁?”侏儒首先出声。
琼恩疑惑摇头,“大概是个精神病。”
……
“你,你是丹妮莉丝?你真成神王了?“
在丹妮身前,飘浮一枚玻璃珠大小的透明漩涡,里面有一头样貌狰狞的四足人身的邪神。
魔神并不比蚂蚁更大,而从玻璃球囚笼往外看,外面的龙女王却高大犹如山岳。
“没想到只区区一千万年,你竟达到如此惊人成就……”魔神苦涩道。
“没一千万年,距离你被门神随手丢入时空缝隙,也才十一二年,长夜刚结束。”丹妮好笑道。
“什么,才十二年?不可能,不可能,我计算的很清楚,至少一千万年。”四足怪人连连摇头。
“呵呵,你若能准备定位时空缝隙的时间与空间,也不会陷在里面出不来了。”丹妮讥笑道。
四足怪刚蹦出来时,她也吓了一跳,还以为是异神突入呢。
后来“掐指”一算,丹妮几乎笑出声来。
当年太阳刚熄灭,异鬼王在长城下吹响冬之号角,长城崩,门神出,淹神、风暴神、拉赫洛,连同一大群强大魔神准备摸门神的尸。
其中有个倒霉蛋以为门神已死万年,区区一道残魂,也许能手到擒来。
结果那位领悟两首法则之歌的顶级魔神被门神手到擒来,只一招,就丢入星界之外的时空缝隙。
等十多年后现在,丹妮重铸世界的工程即将完成,四极之地合而为一,曾经的时空褶皱被拉平,封印其中的魔神便重获自由。
“一千万年的痛苦折磨让我的大脑出现幻觉,一个低贱凡人,怎么可能在区区十多年内成就神王?
呵呵呵,一切都是幻觉,骗不了我的。看看,周围依旧是空间屏障,我还在封印中,呵呵呵,我很清醒……”
四足怪,疯了。
又半个月后,四片世界锦缎缝合的“袖子”,终于在丹妮身前扎口。
不过世界并没恢复平静,反而又激烈震动起来。
这次的震动幅度比上一次更大,范围更广。
站在黑水河边,都能看到水面荡漾一圈圈波纹。
侏儒与琼恩震惊发现,当初从长城到鬼门关,他们飞了一个多月,超过四万公里,这次他们离开鬼门关,往会飞,却只用了半个月,距离缩短了近一半。
“怎么回事,星球在缩小?”两人摸不着头脑。
超棒的都市小說 《我成了龍媽》-第1103章 拉赫洛終落網讀書
世界的确在缩小。
之前曾将世界比喻成切开一半的橙子,四片橙子皮向四面展开,中心的橙子肉被咬掉一口。
其实,这个比喻有一点问题。
橙子原本是圆形的,内部有完整的橙子肉,可世界原本并非橙子形状,中心也没完整的橙子肉。
丹妮将不规则的世界捏成球,可球的内部没有足够“橙子肉”,她捏出来的星球,缺了接近五分之四的地火。
五分之四都是空荡荡的。
为了让球体更凝实,她只能使劲压缩星球的体积。
于是,世界的表面积缩小好几倍。
缩小的部位都是无人区,普通人几乎察觉不出。
如此,世界又激烈震动半年。
半年后,震动也没完全停止,在北极圈附近,还在小幅度地震动。
“嘶嘎——”黑暗宇宙,小绿仰天嘶吼。
“嗡!”以他的身躯为中心,扩散开一圈方圆百里的巨型魔法阵。
以火焰为符文,勾勒出一层薄薄的法阵,只半径就有百公里,中心处的小绿小得像一粒芝麻。
“呼呼呼——”巨型法阵像强力抽油烟机的入口,疯狂吞噬黑暗宇宙的黑暗之力,甚至在法阵周围形成一圈漏斗形状的巨大黑暗龙卷。
无尽黑暗之力在初火特性的火焰中燃烧成火魔力,被巨龙吸收,再通过捆在巨龙身上的鱼梁木树根,传导进黑暗世界、物质界,最终灌入地心。
“嘭、嘭嘭、嘭嘭嘭!”地心像真正的心脏那样,搏动有力。
“嘶嘎——”
“嘶嘎——”
“嘶嘎——”
同样的事还在寒冰宇宙和水、土元素宇宙发生。
随着四大元素宇宙能量的良性输入,星球又在微不可查地膨胀。
就像给气球打气……
“唉,谁也不晓得底层宇宙是个什么情形,只能在进去之前使劲积攒能量。”
“以您的初火特性的火之歌,应该能将其它世界点燃成地火之力吧?”小鱼梁木道。
“底层宇宙的世界本就贫瘠,我若再去掠夺它,就相当于灭世。千千万万的生灵,何其无辜?”丹妮摇摇头,看小鱼梁木的眼神有些奇怪。
“能说出这样的话,说明你魔性太重,需要修身养性。”她皱眉道。
“适者生存,一切都是为了我们的世界能活下来。”小鱼梁木道。
“单纯为活而活的,是畜生。智慧生命应该有更高追求。”
想到门神、地魔都爱好血祭的习惯,丹妮又道:“你整天也别无所事事了,有空就多读《七星圣经》,遇到不解处,就多听七神修士的讲道,争取成为一名得道高僧。”
“喔。”小鱼梁木答应下来。
“你也别把能量都输给地心,要吸收一部分壮大自身,最好能让根系长到山脉那么粗大,深埋地底,贯穿地心,遍布整个星球的地壳之下,调节地脉,疏通地火,充当物质世界的能量经络。”
“喔。“
丹妮站在北极圈的中心,左右看看,瞥见依旧悬浮身前的“玻璃球”,还有球里不停喊“幻觉,都是幻觉,骗不了我”的四足魔神。
她心中一动,朱唇轻启,“拉赫洛。”
一瞬间,紫色的眸中闪过无数画面,最终,镜头定格在一片红的发出白光的地心岩浆。
一朵毫不起眼的小火苗似有察觉,轻轻摇晃了一下。
“呵呵……”丹妮轻轻一笑,右手伸出,“真·圣母神掌”跨越时间与空间的限制,轻轻一捻,比退休老人捻起棋盘上的黑白子更简单,小火苗甚至没反应过来,就落在四足怪边上。
“咦,佛福特?你怎么来到地心了?”拉赫洛惊疑道。
“呵呵呵,骗不了我的,幻觉,都是幻觉,我怎么可能在地心,呵呵呵……”四足怪使劲摇头。
“你当年被鱼梁木放逐到时空夹缝了,对吧?”拉赫洛迟疑道。
四足怪停止摇晃脑袋,瞪着血红眼睛盯着火苗,“我就在夹缝中,拉赫洛,你怎么进来的?”
“我在地心啊,这里是——偶买噶!”祂终于看到苍穹顶端那张熟悉的、带着笑意的人脸。
“幻觉?”火苗波动激烈,濒临崩溃。
“对,都是幻觉,骗不了我们的。”四足怪连忙道。
拉赫洛却被祂的话惊醒,凄厉哀嚎,“偶不,不是幻觉,不——”
“哈哈哈!”丹妮畅快地笑了。
“拉赫洛,想不到你也有今天吧?”
“不,不要杀我,我可以帮你,我有真神位格,我愿意彻底放弃火之歌,我会领悟一首火之歌的副歌,然后稳住法则海,不让世界继续下坠。“拉赫洛连忙道。
“你不知道世界将进入底层宇宙?”丹妮奇道。
“底层宇宙?是哪儿?”拉赫洛呆了呆。
“你杀了地魔,最后一位真神,世界没救了。”丹妮道。
“我没杀大地之母,我和祂是老朋友,我想救祂,可我打不过天子祂们。”拉赫洛急切解释道。
接着,祂又疑惑道:“就算瓶子从楼上掉下去,也该有个坠落时间吧,怎么就没救了?更何况,你还掌握远超真神位格的初火。”
也不怪祂对世界目前的处境茫然,若非遇到外星人劳拉,丹妮也不会那么快晓得世界即将坠入底层宇宙。
嗯,她是吟唱出火之歌三年后,才真正“看到”底层宇宙的边界。
拉赫洛现在的境界就普通半神,什么都看不到,又因为没在封神榜登记,这些年一直与法则海处于“断网”状态,对世界的情况一知半解。
祂还以为太阳出来后,世界即将升维呢!
“我懒得和将死之人解释。”丹妮淡淡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