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秦時明月之雄霸天下 愛下-第四百三十二章 風雲讀書

秦時明月之雄霸天下
小說推薦秦時明月之雄霸天下秦时明月之雄霸天下
林间古道,马车停驻。
吕不韦自马车中走了出来,仆人在树林间摆好了桌案、酒水,悄然退往了一边。
周围清净,司空马手持快剑,自林中出,身上却是沾染着血迹。
吕不韦手持酒爵,饮了一口酒,却没有问原因。司空马也没有说什么,便站在了一旁。
久之,吕不韦开口。
“司空马,你走吧!”
入蜀之道,艰难而又漫长。司空马见此,却是问了一声。
“侯爷这是在等谁?”
“老夫只是觉得这里格外有野趣。”
司空马心中叹了一口气,拱手而道。
“自此一别,此生怕是不会再相见,侯爷保重。”
说完,司空马持剑离开了这里。
吕不韦挥了挥手,对着身边仅有的仆人,从袖子里拿出一袋钱,抛给了他。
“拿着这些,安身立命去吧!”
“侯爷,您这是?”
仆人捧着那袋钱,有些不解。
吕不韦只是挥了挥手。
“去吧,从此之后,你我不再是主仆。你自个换个活法吧!”
那仆人虽不解,可也没有办法,站起来打算离开,吕不韦在后叮嘱着。
“你把马车也带走吧!”
“我把马车带走了,侯爷您怎么办?”
“我用不着了。”
吕不韦再度挥了挥袖子,舒了一口气,此时显得格外轻松。
马蹄声声,仆人驾着马车远去。这临终只剩下了一人一案,以及几坛好酒。
酒未罢,云已舒,天色大明,林中澄净,可却因杀意搅扰,鸟兽惊散。
罗网的刺客持剑,向着林中包围,渐渐逼近。
吕不韦却恍若未见,依旧只在饮酒。罗网的刺客接到了命令,不能让吕不韦进入蜀中。先前派来的一波刺客被司空马解决了,而很快,却又来了第二波。
只是,他们还未接近,异变却突生。
冰矛自天际落下,一块快寒冰凸起,阻挡了罗网刺客前行的道路。寒气侵蚀,剑光闪烁,吕不韦却不见一丝血色。
等到四域一静,卫庄持剑走进了冰域之中,身后还跟着两个体型高大的白甲军士兵。
“对付一个要死的人,却用这么大的阵势。”
卫庄挥了挥手,那两个士兵退了出去,而他独自上前。
“想不到你会来?”
“相邦既要走了,我自然要来。”
“相邦么?已经有许久没有听人这么说了。”
吕不韦似在缅怀过去的日子,只不过现在,却没有了意义。
“以相邦之明,为何不走生路?”
听了卫庄的话,吕不韦苦笑一声。
“六国诸侯是怎么样的,我很清楚。再说,老夫已经老了,没有心思与力气再搅弄风云了。”
卫庄沉默不语,此时的文信侯的确比昔年的大秦相邦要苍老了许多,看起来慈眉善目的。
“只不过,你既然来了,我也不好让你空手而归。”
吕不韦从袖子里掏出了一个精致的小金盒子,抛给了卫庄。
“这是什么?”
“这是老夫多年积蓄,如今还听着我话的一些手下,以及一些小秘密,都给你了。”
卫庄打开了盒子,从里面掏出了一张薄薄的不知道什么材质制作的条子,看了一眼上面密密麻麻的字。
“铁血盟?”卫庄看着吕不韦,嘴角勾起了弧度,“相邦可不像是嘴上说的那样,没有心力了?”
精品都市小說 秦時明月之雄霸天下-第四百三十二章 風雲分享
卫庄心中忖度,吕不韦只是光给了自己这么一个盒子么?
“只是,为什么要给我?”
“以后或许会有用。”
吕不韦喝了一口酒,缓缓说着。
“那相邦可知道,给了我也就等于给了赵爽。”
卫庄一直认为,吕不韦被逐,心中一定会有怨恨。只是,这怨恨对谁多一些,未必说得清楚。可无论如何,卫庄都不会认为,吕不韦与赵爽之间多么友善。
“你在韩国的所在所为,老夫看在眼里。其中心思,也猜出些。只是老夫要告诉你,赵爽与你不是一路人,他未必会如你所想。”
“是么?”
卫庄轻轻一笑,似乎并不在意。这一刻,卫庄很有自信。
吕不韦看在眼里,却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接着饮酒。
“老夫年轻的时候,也很有信心,要从一介商贾,成为权倾天下之人。老夫做到了,可这风云乱世,有太多的事情身不由己。”
卫庄看着此时的吕不韦,也不知道该说什么,终究只是拱手行了一礼。
吕不韦想要做什么,卫庄猜不出来。可终究,他还是承了一份情。
“相邦保重!”
寒冰消融,吕不韦身旁酒坛也空了。他拿出了最后一壶酒,倒进了杯子里。
酒泛着光泽,吕不韦很是慎重,有些留恋地看着周围的山川之景,最后一口饮尽。
“想不到这里却是我吕不韦身死之地。”
……………….
秦王宫。
天色未明,乌云拢卷,积蓄着雨势。
秦王没有如往常一般在此时处理政务,而是走出了宫殿。
赵高小步从宫殿前的阶梯走了上来,见到秦王,有些惊讶,行至近前,低下了头。
“王上,文信侯吕不韦迁蜀,行之半途,饮鸩酒而亡。据报,在吕不韦死前……”
秦王挥了挥手,赵高适时闭上了嘴巴,重新低下了头,神色恭敬,退往了一旁。
秦王站在殿宇前,久久未曾一语。
隔着老远,赵高一直在注视着秦王的动静。只是,这位秦国的至尊脸上,却没有赵高所料的喜色。
天色渐暗,秦王的面容越发看不清楚。
久之,赵高张着耳朵,只听到了宫殿前传来了一声。
“今夜的雨怕是会很大。”
赵高并不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只是,瓢泼的大雨很快落下,淹没了一切。
雨水打在屋檐上,沿着瓦落下。
赵高站在外面,没有屋檐遮挡,任由雨水打湿了身体,却是一动也不敢动,等待着。
“赵高!”
“奴婢在!”
赵高小跑着走了过来,尽管浑身淋湿了,却依旧舔着笑脸,谄媚至极。
“中车府缺个管事的,你去那里做些事情吧!”
“奴婢谢王上隆恩!”
赵高跪在地上,以首叩地,一脸大喜。
等到他抬起头来,秦王已经走进了宫殿,回到了王座上,继续处理起政务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