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線上看-1064、趙瘋子被滅,鄭拓天碑古法傳道熱推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小說推薦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这个主角明明很强却异常谨慎
“打打打……打爆了!”
赵强等人傻眼,难以置信的看着如此一幕。
赵疯子的肉身竟然被打爆了!
还是这种毫无反抗能力的,被死死压制的一棍打爆!
他们想到过赵疯子会被击败,但是万万没想到,竟然如此简单且轻易的便被击败。
这种场面他们属实没有见过。
别说赵强与赵云云,就是赵家大长老都傻眼了。
事情变得如此复杂,的确令人没有想到。
小疯子的实力是有获得他的认可。
身居赵家始祖的杀纹,手中还有赵家始祖的先天灵宝,其自身的战斗经验也很充足。
这种状态下的小疯子,应该能够稳稳将那石生镇压才对。
但场面上却是被他认可的小疯子,被石生一棍子打爆。
那白金棍威力十足,杀伤力恐怖如斯,堪比先天灵宝。
“这……”
郑拓也有被惊讶到!
石生的实力很强他是知道的。
当初一脚踹死小王境的碧绿大蟒,他亲眼所见。
但他还是低估了这小家伙的实力。
他刚刚与赵疯子有过交手,对于赵疯子的实力他有要给清醒的认知。
单凭自己的道身,或许能够与赵疯子周旋。
但你要说击败赵疯子,镇压,甚至斩杀,根本不可能。
这赵疯子手中有仅次于自己天道印记的杀纹,还有那血之残阳与地狱之歌这种先天灵宝。
加上其本身实力不弱,战斗经验更是丰富。
这种对手,他都要警惕十分。
可是现在。
就是这种他都要警惕十分的对手,被石生一棍打爆肉身。
打爆肉身后赵疯子作为王级强者,完全可以修复肉身,并不会真正身死。
但这说明了双方实力的差距有多麽巨大。
“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
诡异笑声从赵疯子所在传来。
被打爆肉身,赵云云第一时间逃走,赵强第一时间跑路。
而赵疯子,竟然没有跑,他不仅不仅没有跑,反而笑的很开心,跟中奖了一样。
“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
赵疯子的元婴看上去与肉身没有太大区别。
只不过这元婴看上去更干净一下,但那批头散发的模样,身上穿着的粗布麻衣,简直与肉身一模一样。
要不是其刚刚被打爆肉身,你很难分得清他此刻是肉身状态,还是元婴状态。
“我喜欢这种战斗,我知道的,我一直都喜欢这种战斗,刚刚踏足王级,便遇到你这种度对手,我开心,我太开心了,嘎嘎嘎……嘎嘎嘎……”
赵疯子是如此的疯狂,口中怪笑,癫狂入魔,看在眼中,不仅叫人神色莫名,难以分辨就是是赵疯子疯了,还是自己疯了。
因为这种场景太过梦幻。
作为修仙者,作为王级修仙者。
他们见过太多人,看过太多事。
但此时此刻,他们望着赵疯子,竟有恍惚,分不清现实还是虚幻。
“嘎嘎嘎……”
赵疯子的笑声是如此癫狂。
而他接下来的动作,更是将这种癫狂,发挥到了极致。
他停止大笑,张口猛然一吸。
这般情况下,众人顿时看到。
赵疯子,这个疯子,竟然将刚刚他那被打爆肉身中的血气,全部吸入元婴口中。
“这个家伙在做什么,他他他……他把自己吃了!”
赵强言语中满磕磕巴巴,难以置信的看着如此一幕。
赵疯子果然疯的可怕。
他的肉身刚刚被打爆,空气中弥漫着他肉身的血气。
此刻他张口,将所有血气吸入口中。
整个过程,仅仅持续了三个呼吸。
在吸收掉所有血气后,他在度张口,将那杀神降临吸入口中。
在这般吸食下,赵疯子这家伙的气息疯狂暴涨。
这是一种秘法,能够让自己实力暴涨的秘法。
在这种秘法的加持小,赵疯子的实力得到了恐怖无比的提升。
待得他完成所有,整个人看上去更加暴虐,更加强横。
“疯子,真是个疯子,竟然催动秘法,难道他不怕损伤神魂吗?”
赵强看出来究竟,这般说道。
秘法这种东西的确能够增强自身实力,但这秘法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轻者重伤段时间内无法治愈,重者甚至可能当场身死。
这赵疯子真是疯了。
此刻的战斗,根本没有想象中那般重要。
此地有他们赵家的八阶阵法笼罩,想要抓这石生,仅需大长老一个念想,其机会被抓住。
这种战斗,不过是给他们历练,给他们功绩而已。
用不用这么拼命,肉身都被打爆后,竟然还使用秘法,与对方玩命。
赵强看不懂。
所以,他没有赵疯子强。
其他人也都看不懂。
所以,他们不是赵疯子。
赵家这种修炼杀气的家族,就需要赵疯子这种疯狂的劲头。
没有这种将自己置之死地的觉悟,他们是不可能真正掌控杀气的。
“嘎嘎嘎……嘎嘎嘎……石生,来来来,我们继续打。”
赵疯子抬手一招,血之残阳与地狱之歌两柄匕首归来,被他握在手中。
身形一动,就这般以元婴之躯,杀向石生。
石生对于催动秘法也要与自己搏杀赵疯子,没有任何多余的表示。
对方是不是用秘法,对方有什么手段,与他无关。
他只要干掉对方就好。
手持白金棍,上去就是一棍。
白金棍杀伤力仍旧强势无比。
铿锵!
赵疯子手中匕首出击,与白金棍硬碰硬。
这一次,明显能够感觉到,他能勉强能够承受住白金棍的攻击。
但也仅仅只是勉强而已。
石生的实力是一个谜团,其有多强,他自己都不知道。
此刻出手,石生是全力以赴,没有任何留手。
白金棍当即舞动。
铛铛铛……
铛铛铛……
铛铛铛……
白金棍下,赵疯子被打的连滚带爬,磕磕绊绊。
刚刚的气吞山河,疯疯癫癫的气势全无。
宛若丧家犬被,被石生这个野娃娃手持白金棍,打的只能被动防御,无法反击。
强中自有强中手,一山还比一山高。
赵疯子已经够疯狂,促动秘法,实力暴涨。
奈何。
面对石生这朴实无华的攻击,完全没有反抗的能力,被按在地上暴打。
其手中的血之残阳与地狱之歌不在玄妙,只能成为被动防御的工具,被白金棍打的火星四溅,毫无先天灵宝的威风。
这种局面,显然是谁都没有想到的。
赵疯子都已经这般爆发,竟然还被暴打。
这也太不按套路出牌了吧!
铛铛铛……
铛铛铛……
铛铛铛……
石生双手持白金棍,那看似细小的胳膊,好像有用不完的力量般。
白金棍被石生用成了大风车,打的赵疯子没有任何想要还手的意思。
“啊……”
赵疯子难以承受此刻自己仍被压制。
他爆发出无尽杀纹,将长生逼退。
但下一秒,长生手持白金棍,在度杀来。
铛铛铛……
铛铛铛……
铛铛铛……
宛若打铁一般,长生不管不顾,继续暴打赵疯子。
赵疯子当真是无可奈何。
自己已经达到极限,他是知道的,可就是如此,仍旧难以突破长生的棍杀。
眼看这种局面,他的元婴恐怕会如肉身一样,被打出龟裂,然后受伤。
“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好久没有品尝过被虐杀恶滋味,原来这种感觉是如此美妙,如此美妙……”
赵疯子真是疯狂的可怕。
如此被压制时刻,竟然没有感受到任何害怕,反而整个人怪笑着,爆发出更强大的力量。
杀纹涌动,化为实质,冲向石生。
反观石生,抡起手中白金棍,上去就是一棍子。
嘭……
那化为实质的杀纹,被白金棍嘭的一声敲个粉碎。
紧接着。
石生出手,手中白金棍威势不减,继续压着赵疯子暴打。
纵然你赵疯子怪笑连连,纵然你有一身杀纹,可斩诸天万物。
奈何。
面对石生这朴实无华的白金棍,全部都给我老老实实不要动。
铛铛铛……
铛铛铛……
铛铛铛……
白金棍被石生抡冒烟,打的赵疯子没有脾气。
铿锵!
血之残阳被白金棍在度打飞。
嘭……
白金棍落下,赵疯子半边身子被打爆。
铿锵!
地狱之歌被白金棍打飞。
嘭……
白金棍落下,赵疯子下半身被打成血雾。
太惨了,太惨了,太惨了。
赵疯子太惨了。
催动秘法,多次爆发,试图扭转局面。
但结果却是无果,被石生手持白金棍追着暴打。
如今他已经难以支撑。
秘法的副作用开始体现,让他的实力直线下降。
这种直线下降的实力,让他遭受了更为严重的暴打。
石生可不管你是谁,是实力弱不弱,你秘法到没到时间。
针对猎物,就要全力出手。
许多次,在他猎杀时,那奄奄一息的家伙们,都会反扑。
那种反扑很危险,多少次让他受伤。
他对此经验丰富。
手中白金棍没有停止攻击,就算赵疯子已经是化为残躯,他仍旧狂暴攻击。
直到最后,赵疯子的元婴都被打爆,石生这才停止攻击。
石生看上去微微喘着粗气,表示自己刚刚出汗了。
但他整体看上去无恙,似乎还能大战三百回合,与人争锋。
反观赵疯子。
肉身被打爆,元婴被打爆,如今只剩下神魂体。
他剩下神魂体唯一的原因,并不是石生放过他,而是石生压根没有对神魂体攻击的能力。
这小家伙狂暴如此,这可能是唯一的缺点。
其没有攻击神魂体的手段,或者有,但他自己不知道。
这对于石生来说并不算什么新鲜事。
他甚至都不足的白净天纹是什么东西,也无法这正运用白金天纹。
他只是与平常战斗一样,用白金棍敲人。
只要他用白金棍敲人,白金棍上自己机会出现天纹。
这么多年,他一直都是如此过来的。
一顿乱棍,干掉赵疯子。
“这赵疯子,不会就这样被打死了吧!”
郑拓这般说道。
肉身与元婴都被打爆,作为修仙者,就算是王级修仙者,怕是也难以重回巅峰。
“放心吧,小疯子不会死的,只不过他会沉寂一段时间。”
如大长老所言。
赵疯子既然名为疯子,岂能是那般容易被斩杀的。
就算肉身与元婴被打爆,甚至神魂体被打爆,只要赵疯子的杀念不绝,其就不会身死。
如今的赵疯子,进入到了一种玄而又玄的状态中。
这种状态是杀纹的自我保护,将他保护其中,不受外界干扰。
杀念不绝,疯子不死。
赵疯子已经无数次进入到这种境界中。
在这种状态中,他是没有意识的混沌状态。
心中的杀念依靠的是本能。
他的本能来自于平日的生活与战斗。
这就是为何,他如此疯疯癫癫的原因之一。
他需要让自己保持这种状态,以便自己在进入这种贫死状态之中时,能够依靠本能归来。
他已经无数次归来,至于这一次能不能归来,没有人知道。
赵疯子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归来。
他的本能是否能够将他拯救,全然都是一个未知数。
毕竟。
不死不灭总归是要付出代价的。
石生干掉赵疯子,转头,看向赵强等人。
赵强等人与石生相距极远。
这个距离,足够他们跑路。
但就是如此,赵强赵云云还是感觉周身一颤,如被野兽盯上。
“结束了!”
大长老在此刻开口。
他没有让石生伤害赵强等人,直接催动八阶大阵,将石生围困。
石生只感觉周身一紧,眼前一花,便是被八阶阵法传送到了赵家祖地。
“无面大哥!”
石生警惕,突然看到郑拓,如孩子般,惊喜叫嚷出声。
“嗯。”
郑拓点头。
对于如今的石生,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
石生是天碑所化,实力有这般强横,他能够理解。
“小家伙实力很不错啊!”
大长老望着石生,一脸的慈祥。
“你是谁?”
石生并不认识这大长老,只是感觉这个老人笑的很假,让他有些讨厌。
“我是赵家大长老!”
大长老说话很直,这般告诉石生。
顿时。
石生手中白金棍颤动,就要与大长老斗上一斗。
“小家伙冷静一些,不要紧张,我不会伤害你的。”
大长老说着不伤害石生,却是直接以强硬手段将石生镇压。
石生挣扎,周身有白金天纹闪烁,试图挣脱大长老的镇压。
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1064、趙瘋子被滅,鄭拓天碑古法傳道
奈何。
他虽然能够干掉赵疯子,但面对大长老的镇压,毫无还手之力。
双方的差距不能以道理计算,何况此地有赵家祖地的各种大阵存在。
进入此地,哪怕是传说级强者也休想逃离。
石生的实力显然没有达到传说级,他被大长老轻松镇压,毫无反抗能力。
“不错不错,冷静下来就好,冷静下来就好。”
大长老说着,却见石生哪里有冷静下来。
小家伙格外暴躁,周身白金灵纹闪烁,疯狂挣扎。
这是石生本能的意愿。
他是天碑,天都能镇压的天碑,天生镇压他人的神物。
如此神物,岂能被他人轻易镇压。
石生的挣扎,引动整个祖地,更是引动祖地之中那两块天碑颤动。
“果然如此!”
大长老见此,点头,这般说道。
看来。
赵寅与自己说的没有错,这石生,便是第七块天碑。
哈哈哈……
大长老脸上露出笑容。
赵家花费无尽岁月,一直在寻找天碑的踪迹。
因为这天碑能够开启天门,天碑的背后,隐藏着关于赵家始祖的秘密。
这秘密如果能够被赵家掌控,那赵家将拥有一统整个修仙界的实力。
原本,他们赵家已经寻找到六块天碑,仅差第七块天碑。
这第七块天碑的下落始终是一个谜团,其就在轮回之海中。
但无论赵家如何寻找,就是难以寻得。
万万没想到,万万没想到,这第七块天碑竟然化为人形,行走世间。
大长老望着石生,眼中似乎已经看到未来,他们赵家一统修仙界的盛况。
不过在这之前。
他抬手一招。
那正在与赵寅战斗的金蟾,被直接传送至此。
轰……
金蟾正在爆发中,手中舌痛出手,金光肆虐,所向睥睨之中。
这金光暴虐无匹,引动天地,竟直接冲向大长老。
大长老见此,不慌不忙,大袖一挥。
刷!
金蟾那撼天动地的攻击,转眼间便被化解。
如此实力,看待众人。
不愧是姜家大长老,这实力,当真叫人惊叹。
金蟾不解,有些发蒙。
他看向四周,一副不确定发生了什么的样子。
“什么请款!”
金蟾最后看向郑拓,开口询问。
郑拓简单的将事情告诉了金蟾。
金蟾听后,看向大长老所在。
“赵家人果然没有一个是好东西!”
金蟾不爽,咒骂出声。
就算这是赵家祖地,她也无惧,该骂骂,该说说,谁都不惯着。
“够了,金蟾。”
大长老直接抬手。
有莫名力量降临,镇压金蟾。
但金蟾可不是石生。
金蟾的实力是天王境,与此刻的大长老实力相当。
她当即爆发,震动赵家祖地,颇有大闹一场之意。
“小小金蟾,何敢这般放肆!”
大长老厉喝,颇有怒意。
他促动赵家祖地阵法,硬生生将金蟾镇压。
金蟾仍旧不服,试图挣脱束缚,狠狠踹这大长老的脸面。
奈何。
这赵家祖地的力量属实有些非凡。
凭借她的手段,根本无法挣脱束缚,只能被死死压制。
“什么大长老,有本事放开我,咱们大战三百回合,看我收不收拾你……”
金蟾仍旧十分叫嚣,一副大为不爽模样,势要与大长老比划比划。
大长老没有理会金蟾。
以他的地位,没有必要与金蟾打嘴仗。
其将金蟾镇压,随后抬手一招。
金蟾身上那一块天碑,当即被大长老取走。
“我的,我的,天碑是我的,将天碑还给我!”
金蟾叫嚷着,只能眼睁睁看着天碑被大长老取走。
取走天碑,大长老没有持续叫嚣的金蟾。
他催动法门,引动八阶大阵。
八阶大阵玄妙非常,常人难以理解。
片刻后。
在这八阶大阵所笼罩的某片山林之中,一块天碑,缓缓从地面钻出,随后嗖的一声,来到赵家祖地。
见这天碑出现,郑拓心中一动。
这块天碑是他暗中藏起来的天碑,省的自己被抓,身上的两块天碑都被抢走。
他藏起来一块,关键时刻也是一个筹码,能够保证自己不死。
但是他万万没想到。
自己藏起来的天碑,竟然被这大长老瞬间找到。
如此不费吹灰之力的样子,让郑拓多少有些绝望。
他遇到的所有局面之中,此时此刻,恐怕是最无力的时刻。
他的所有后手准备,都难以与对方抵抗。
八阶阵法,那不是他只能够触碰的层次。
看来。
这一次十有八九要栽跟头了。
大长老收回第二块天碑后,将天碑好好放在其原本的位置。
随后他转头,看向郑拓。
“无面小友,天碑对我赵家来说非常重要,且小友已经学得天碑之中的古法,所以还请小友将天碑还给我赵家,我在这里万分感谢。”
大长老对郑拓的态度很好,好的郑拓都感觉这大长老是不是有点什么毛病。
难道这是个大疯子不成!
如果这大长老没有疯掉,为何对自己如此客气。
他这样想着,便也没有扭捏,将自己手中的那一块天碑取出,交给大长老。
郑拓如此举动,与他性格不符,但也没有办法。
人家对你客气,咱就别死要面子活受罪。
回头大长老如果像是对付金蟾一般,跟自己身上抢夺天碑,那局面恐怕就完全不一样了。
“多谢无面小友配合。”
大长老对郑拓十分恭敬。
这让刚回来的赵寅,赵云云还有赵强等人诧异。
大长老为何对这小子如此客气,他们可是从来没有见过大长老这般和和气气与人说的。
大长老取过郑拓手中天碑,将其放在原本的位置之上。
如此。
赵家被抢走的三块天碑,全部归为。
共五块天碑,安静的屹立在那里一动不动。
大长老看了看五块天碑,随后转头,将目光投向石生。
见此,郑拓心中一动,这家伙要对石生动手了吗?
石生是天碑,是赵家需要之物,相信以赵家人的性格,绝对会为了家族的利益,牺牲掉石生。
“石生,你很特别,你自己知道吗?”
大长老像是一位老者,慈祥的与石生说着话。
“特别?我吗?”
石生看上去一副懵懂模样,对于大长老所言,表示并不理解。
“嗯,你很特别,因为,你就是天碑。”
大长老很直接,告诉长生真相,也是在告诉郑拓。
在大长老的视角中,郑拓是不知道石生真实身份的。
所以他直接的说了出来,目的就是为了告诉郑拓。
“该死的家伙!”
咒骂来自金蟾。
她看上去并不意外,甚至很不爽。
这般看来,其应该是知道石生就是天碑,天碑就是石生。
靠!
郑拓看向金蟾。
这个大大咧咧,毛手毛脚的金蟾,究竟藏了多少秘密。
石生是天碑这种事都知道。
郑拓心里摇头。
果然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这金蟾当真不是一般人物,自己看来要多多学习啊。
“我是天碑吗?”
石生的反应让人哭笑不得。
他看上起并不害怕,也不并不吃惊,反而看上去很开心。
“无面大哥,我真的是天碑吗?”
石生眼中满是希冀的望着郑拓。
全场之中,恐怕也就只有郑拓知道石生为何如此开心。
这其中,唯有辛酸二字,才能形容。
“嗯,你就是天碑,天碑就是你。”
郑拓点头,言语坚定,这般告诉石生。
“咯咯咯……咯咯咯……”
石生突然笑了起来,那童音的笑声,充满欢乐。
“咯咯咯……咯咯咯……”
小家伙笑的很开心,好像是得到了心爱的礼物一般。
然后笑着笑着,就哭了出来。
嘴上笑着,眼泪留着,这种场面,着实让人有些心疼。
众人不解其中缘由,唯有郑拓明白真意。
他第一次与石生见面时,石生告诉自己,他是石头里蹦出来的。
没有父母,没有亲朋。
可石生有灵智,乃是智慧生灵。
他生活在这里。
见那鸟儿有庇护,见那虎儿有家人,他岂能没有动容。
石生并非铁石心肠,他告诉过郑拓,自己也想寻找父母,追寻自己的来历。
但他找不到,他找了好久好久,好久好久,但他找不到。
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父母去,人生只剩归途。
石生不知道自己父母是谁,他从出生来是,便只剩归途。
郑拓无法理解那种与生俱来的孤独。
想来,那滋味肯定不好受吧。
如此此刻。
大长老告诉石生,他就是天碑,天碑就是他。
小家伙很聪明,当即便是知道,自己有家了。
虽然这个家很特别,与别人的不一样。
但是他起码知道自己从了而来,他知道了自己的来处。
所以他开心的笑了。
然后他又哭了。
那是孤独在压抑几百上千年后的释放。
这种感觉郑拓不懂,更不可能感同身受。
他就这般望着石生,心中有一种大哥哥的安慰。
石生一声孤独,却天真无邪,充满阳光。
如今石生能寻得自己来处,想来也是圆满的。
“小石头,少在这里哭哭啼啼,你……”
赵寅言语伶俐,欲要怒斥石生。
却是这刚开口一句半便是立刻停嘴。
他感觉到了一股杀意,一股恐怖滔天的杀意。
那杀意比他见过所有的杀意都要恐怖无数倍。
如果,如果他在敢说一个字,那杀意瞬间就会将他吞噬。
没有人能够救他,他相信,就算是大长老,就算是八阶阵法,也不可能救得了他。
他转头,看向杀意来源。
郑拓平静的望着赵寅。
那平静的样子,显得是如此的不平静。
石生就像是自己的弟弟,如亲人一般的存在。
如今石生寻得自我,他不会允许任何人打扰。
这个赵寅刚说一句,他会不顾一切出手,将其干掉。
对,就是这样。
场中的气氛有些凝固。
赵家人没有想到,郑拓的杀意会如此恐怖。
明明他们赵家人修行杀气,对于杀意,他们从小便是联系。
但此刻。
他们面对郑拓的杀意,自叹不如。
“好凌厉的杀意,好不凡的道心。”
大长老看向郑拓,言语中满是认可。
“可惜,你如果是我赵家人该有多好,传奇无面。”
大长老心中有一瞬间想要拉拢郑拓,加入赵家。
刚刚那杀意之凌厉,他只从一个人的身上见过,那就是赵家始祖的身上。
就算是赵疯子已被始祖认可,获得杀纹,也没有这般凌厉的杀意。
杀意与道心有关,道心越是稳固,杀意越是凌厉。
这个无面才刚刚小王境实力而已,杀意就已如此凌厉,待得其成就更好,怕是这杀意有直逼我赵家始祖之一。
被称为传奇之人,这个无面果然不简单。
大长老对郑拓的评价很高。
不过该做的事,还是要做的。
他代表的是赵家,要为赵家的未来考虑。
“无面小友,你对石生为天碑本体,有何看法。”
大长老这般询问,明显话里有话。
“大长老,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吧,不要浪费大家时间。”
郑拓收起杀意,这般回应道。
“好,有神话,我就直接说了。”
大长老继续道:“我要你交出天碑古法。”
简单的话语,蕴含有许多信息。
这就是大长老为何如此以礼相待郑拓的原因。
天碑古法对于赵家人来说非常重要。
但这天碑古法很特别,你若不被他认可,无论你如何修行,都无法获得天碑古法。
如果你被他认可,那么你不想修行,他都会让你修行。
郑拓听闻此话,心中一动。
他已经猜到,或许是这个可能。
因为他的身上,与赵家有关的东西,能让赵家留自己一命,甚至以礼相待的东西,只有天碑古法。
但……
“大长老,我的确有学习过天碑古法,但你若想学,恐怕有些难度。”
天碑古法不是谁都能学的,甚至记都记不住。
“我知道你所言为何,那天碑古法十分特别,不被认可,无法修行,不过……我有特殊手段,你尽管将那天碑古法告诉我就好。”
大长老看上去信心十足,让郑拓告诉他天碑古法的法门。
“无面,不要告诉他,赵家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如果你告诉他,那么你必死无疑,他肯定会干掉你的。”
金蟾这般提醒郑拓。
“闭嘴!”
大长老不悦,对金蟾很是不爽。
其催动法门,世界将金蟾封印,不让其说话,打扰他们的计划。
郑拓对此当然知道赵家人狠辣。
修行杀气的家族不狠辣才是奇怪。
不过看着架势,他不告诉大长老,怕是分分钟受到威胁。
先针对石生,然后在针对金蟾,最后折磨自己。
他相信这个面容慈祥的大长老,能够做出这种事来。
“这个……大长老,实际上是这样的,天碑古法我只学了三块天碑的古法,其余天碑的古法我并未学过,要给你,也仅仅只能给你三块天碑的古法。”
郑拓这般说道。
“无妨!”
大长老看上去显得有些激动。
“你手中的三块天碑,我只要学习其中两块就好。”
“为什么?”
郑拓不解?
“为什么?”
大长老说着手心一动,他手中出现了一块黑金天碑。
“这……你也会天碑古法!”
郑拓傻眼,万万没想到,这大长老,竟然也学了一块天碑古法。
“没有错,我也曾参悟天碑,但我只能参悟其中一块天碑的古法,且正好是这黑金天碑。”
听闻此话,郑拓神色莫名。
听上去,拥有这黑金天碑的天碑古法,就能学习其他天碑古法一样。
“不说其他,先将你手中另外来两块天碑的古法交给我。”
大长老看上去有些焦急,虽然其仍旧表现的四平八稳。
但在郑拓看来,其有些急了。
“大长老,我手中的两块天碑古法交给你没有问题,问题是,我该如何确保自己的好全,确保石生的安全,确保金蟾姐姐的安全。”
郑拓说出心中想法。
“无面,你没有讲条件的资格。”
赵寅这时候呛声道。
刚刚他被郑拓一个眼神吓到闭嘴。
后来他越想越气,越想越气。
自己堂堂天王境强者,竟然被一个小王境的家伙,一个眼神吓到。
这种感觉很差,让他不爽,欲要报复。
对于赵寅所言,郑拓懒得理会。
如今场中配与自己交谈的,唯有大长老一人。
“你所言,我已想过,我此刻发誓,只要你将天碑古法交给我,我赵家人便不会找你麻烦,如果敢找,我赵家便被自己人屠戮干净。”
大长老如此誓言说出口。
不需要片刻,郑拓竟真的感受到誓言的力量降临。
这他是没有想到的。
这大长老,竟然真的发誓。
细细想来,对方已经发誓,且天道誓言降临,被自己所接受。
似乎事情已经没有问题,可自保,也可不保护长生与金蟾姐姐。
不过他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难道是自己的错觉吗?
“无面小友,不用想太多,我赵家虽修行杀气,却也无法躲过天道誓言的压制,我已经发誓,算是诚意满满了。”
大长老这般说,的确诚意满满。
“好吧,既然大长老已有如此诚意,小子给大长老天碑古法便是,只是大长老能不能学习,便不是小子能够控制的事了。”
郑拓没有办法。
事已至此,总不能赖账吧。
不赖账,可能活下来。
赖账,必死无疑。
二者选择,他当然选择后者。
当然。
还有就是,这天碑古法可不是谁都能学会的。
而且就算大长老能够学会,那又怎样。
一部法门神通而已,虽然强大,但难称无敌。
这与石生的性命,与金蟾姐姐的性命相比较,不值一提。
“无面小友不亏传奇之名,果真爽快,请。”
大长老邀请郑拓,进入阵法之中传道。
“你们几个看到他们两个,特别是这金蟾,其有一个法门遁术十分诡异,你们若让他跑掉,回头别怪我不客气。”
大长老冷喝出声,看向几人。
“大长老您放心,我等定然会将这二者看好。”
赵寅赶紧回应,一副舔狗模样。
“对了。”
郑拓这时候开口道:“你们不要折磨长生与金蟾,特别是你赵寅,如果我回来发现你们不守规矩,折磨赵寅,那其他几块天碑的古法我是不会参悟,我不参悟,便无法传道大长老,我不传道大长老,大长老也会收拾你们,明白不,赵寅。”
郑拓看向这个赵寅。
这个家伙对自己有敌意,同时这家伙与金蟾姐姐有过节。
如果趁着自己不再,那金蟾姐姐与石生发泄怒火,那可是他并不想看到的。
赵寅面色难看。
你别说,他还真有折磨金蟾与石生之意。
没行到这小子做事如此周全,这种事都能想到。
他没有回话,算是答应。
不答应不行啊!
大长老在那里看着,自己不答应不是在找收拾。
“赵寅,我与你说话呢,听到没有,你哑巴吗?不会回话吗?”
郑拓不依不饶,针对赵寅。
既然被对方记恨,那就好好收拾收拾这家伙。
赵寅脸色难看,就是不说话,算是与郑拓杠上。
“大长老,看来,咱们传道之事,可能要停一停了。”
郑拓如此小孩子气,叫人不解,此举为何。
“赵寅!”
大长老不悦。
赵寅这小子被惩罚这么多年,竟然还是没有被磨平棱角。
看来,惩罚的力度还是不够啊。
有大长老所言,赵寅脸色无比难看。
堂堂天王境强者,竟然被逼迫到如此程度。
无面,你给我等着。
赵寅暗暗发誓,将此仇记在心中。
“我……知……道……了!”
赵寅咬着后牙槽子这般说道。
“什么?你大点声,我没听到!”
郑拓继续不要不绕,吸引仇恨。
让着赵寅将自己作为敌人,总比针对石生二者来的好。
“我说,我……知……道……了……”
赵寅在度回应,整个人浑身颤抖,压抑着怒火。
“大点声,你没吃饭吗?”
郑拓继续针对,搞得其他赵家人也有些怒意。
“我说,我知道了!”
赵寅直接催动法门喊了出来,震动整个祖地。
“知道就知道被,喊那么辣么大声干嘛,有病吧。”
郑拓唠唠叨叨,转身,踏足那阵法之中。
大长老见此,也是有点发蒙。
为什么所有的妖孽都是问题儿童,小疯子如此,石生如此,这个无面更是如此。
大长老这般想着,似乎很多年前,自己也是如此。
没有在说什么,转身进入阵法之中,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