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小說 蜀漢之莊稼漢 起點-第0934章 意想不到的消息鑒賞

蜀漢之莊稼漢
小說推薦蜀漢之莊稼漢蜀汉之庄稼汉
建兴十一年,魏国北败轲比能数万精骑,南退孙权十万大军,终于展示了一回中原霸主的气概。
辽东公孙渊主动斩吴国使臣,正式承认自己乃是魏臣,又为魏国的武功锦上添花。
再加上建兴十年,田豫于成山斩杀周贺,满宠于庐江逼退陆逊。
蜀人这两年也很识趣,一直按兵不动,没有给大魏添堵。
曹叡可算是扬眉吐气了一回。
相比于曹叡的轻松,冯刺史则是有些骂骂咧咧,“这是专门给人添堵的吧?都开春了,怎么下雪呢!”
前年白灾,第二年一开春,居延泽就闹了春涝。
不过当时居延泽并没有回到大汉手里,所以除了费点力气,堵住胡人南下的口子,问题倒是不算太大。
去年少雪,要不是冯刺史地理学得还不错,知道河西走廊主要是以冰雪融水补给为主。
所以从一开始主政凉州以来,以考课的名义,大搞水利工程,恐怕又要来一场春旱。
今年倒是正常,可是开春后又返寒,居然下起雪来。
想起历史上的几次小冰河期,冯刺史就很怀疑,莫不成老天是个娘们?
要不然怎么每隔几百年脾气突然就变得特别暴躁,寒暑旱涝不定。
“倒春寒啊!”
张大秘书也是皱起了眉头,还伸手接了一下飘飘扬扬的雪粒。
雪虽然不大,但影响很恶劣。
恶劣到有可能会导致凉州的春耕出现问题。
“到了鹯阴以后,先保证好豆类。”
冯刺史站在刺史府门外,对着即将离去的李许氏说道:
“口粮不用担心,战马吃的豆类,那才是最紧要的。”
许李氏这些年来,一直力主必须要维持一定的竽头种植量,以作备荒粮。
以前在蜀地还不觉得,现在到了凉州,这才发现,这个决定简直是英明得不能再英明。
正是因为这些备荒粮,冯君侯不论是遇到陇右干旱,还是凉州白灾。
亦或是老天娘不爽的其他情况,他都有底气带领着底下的百姓挺下去。
当然,种植竽头也是有代价的。
那就是需要大量的水肥。
也就是有先进的生产工具和生产方式,再加上养殖业的兴起,有了大量的农家肥。
李许氏才能种出足够的备荒粮。
听到冯刺史的话,李许氏连忙低头应了声“诺。”
鹯阴县,就在大河边上。
冯刺史当护羌校尉的时候,从祖厉县到颤阴县这一带,算是汉魏边境,同时又是胡人聚集之地。
冯校尉当时一共规划了开建数十万亩,引大河水灌溉。
这两地一直以来都是归凉州管辖,冯刺史主政凉州的第一年,又在那里安置了不少因为白灾而无处可去的灾民。
再加上凉州大量牲畜的支持,现在那里的良田已经扩大到了一百多万亩,乃是凉州刺史府军中战马所食豆类的主要供应基地。
至于蜀地的豆类,自然是供应汉中和陇右的军中。
因为大汉军中现在有大量的牲畜当运力,对豆类的需求极为庞大。
大汉现在可不是以前的抠搜模样了。
抛去体量不说,只按发展水平来讲,比起魏吴二国来,大汉简直就是暴发户。
没办法,谁叫大汉出了一个老妖和一个鬼王?
大汉境内的世家豪族,要么被整得服首贴耳,要么被钱砸得服首贴耳。
因为膨胀的经济扩张,让不管是朝廷还是那些新兴封建资本集团,都有迫切的动力,去释放劳动力。
别说是隐藏人口,就是女人,资本怪兽都想着办法把她们拉来干活。
呆在深闺,不便抛头露面?
不存在的!
妇人藏在家里,那工坊里的织工谁来当?
没人当织工,那老子怎么赚钱?
单单以南中那边为例,生僚的价格已经涨到了一百五十缗,还是有价无市。
多少夷人渠帅摇身一变,就成了甘蔗种植园地主,赶着自己的族人去种甘蔗。
造反作乱能有上甘蔗甜么?
前年刘胄的作乱,算是把南中最后一点能掀起风浪的夷人都送到了大汉手里当劳力。
大汉对南中的掌控力,已经到了空前水平。
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蜀漢之莊稼漢 線上看-第0934章 意想不到的消息看書
拿下了凉州之后,大汉的在册人口,已经足有两百三十万。
除了世家放出来的人口,还有相当一部分,是编造入册的夷人和胡人。
再加上这十来年因为大汉没有饥荒之忧,所以有了一波小婴儿潮。
相比于十年前的百来万,大汉现在的人口翻了一番还多三成,这不是暴发户是什么?
所以不少人觉得,羊毛草场甘蔗,当真是好东西啊!
就连张大秘书都认为,羊毛乃是安抚世家的手段,草场则是控制胡人的利器。
她看到冯刺史就只是吩咐了“注意豆类”这么一句,于是连忙补充道:
“除了豆类,还要注意草料,草场那边的草料,可不敢耽搁了,那些牲畜,可是比人还要精贵!”
此话一出,让冯刺史不禁对此女侧目以视。
看看,看看!
这就叫毫不掩饰的资本家丑恶嘴脸!
张大秘书丝毫不觉得自己说的有什么错误。
感觉到冯刺史的异样眼光,她有些莫名地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衣着,还以为自己身上哪里不对。
就在这时,只听得关大将军接口道:
“没错,今年凉州的粮食想要自足,可就少不了那些牲畜呢!”
哦,这样啊……
冯刺史的目光立刻换成了钦佩,还是关大将军有格局。
想了想,养殖业没有发展壮大之前,家里有一两头牛的人家,那可是村霸。
而且可以肯定的是,家里真有一头牛的话,平常年份可以不让家里人挨饿。
遇到饥荒年份,也可以比别家要坚持得更久。
所以牲畜确实是比人精贵……
重新认识了这一点,冯刺史连连点头,对站在李许氏身边的李同说道:
“到了那边,若是发现有人不守规矩,只管拿出你的身份来。”
李同现在已经算是大汉的养蜂大王。
大汉上层人家,最顶级的甜品,不是红糖,而是蜂蜜。
冯刺史看重的当然不是蜂蜜。
毕竟他又不喜欢钱。
他看重的是蜂蜡。
这才是养蜂最重要的产出。
蜡纸关系到学堂的考试,更重要的,是关系到军中思想教育的宣传,马虎不得。
冯刺史允许李同利用自己的身份来行事,也算是对他的功劳的肯定。
只是李同听到冯刺史的这个话,却是一怔。
我的身份?我能有什么身份?
他下意识地就以询问的目光看向冯刺史的身后。
但见自己的阿姊脸上微有红晕,眼波隐含羞媚。
然后李同一下子就懂了,心里五味杂陈。
冯鬼王的小舅子……很光荣吗?
更何况还是个妾室。
心里这么想着,李同于是恭恭敬敬地应了诺。
“行路不易,小心一些,到了那边,莫要有负君侯所托。”
看到男君女君都讲完话了,李慕这才站出来,对着自己的亲弟弟和弟妇道别。
把弟妇派到鹯阴那边查看春耕,足以表明君侯对此事的看重。
虽然李慕不懂军中之事,也从来不过问军中之事。
但身在刺史府上,有些事情她也是隐约知道一些的。
鹯阴那边,兴汉会控制下的耕地,以前还种有一部分粮食。
今年要全部改成种豆类。
原因也很简单。
今年刺史府要正式大规模重建骑军。
这些事情,李慕自然不好跟李同夫妇明说,但可以暗中提点一下:
“方才男君也说了,若是有人不守规矩,你们也不要怕事。这次可是君侯派你们前去办事,代表着是君侯的脸面呢。”
说着,她看了一眼冯刺史和关大将军。
关大将军神色如常,似乎没觉得她说的话有什么不对。
倒是冯刺史,觉察到李慕的目光,转头看了她一眼,甚至还带着些许赞许的笑容。
兴汉会现在不但在经济上成了庞然大物。
而且随着冯刺史成为大汉的一方大佬,它的政治影响力也与日俱增。
赵二哈进化成了赵三千。
李遗入了丞相府当参军。
王训任越巂太守,政绩年年都是上等。
李球先是任金城太守,现在又入凉州刺史府军中独领一营。
黄崇所在的南乡就更不用说,影响着大汉的大宗物资价格。
其他与兴汉会有关的人物,如王平、柳隐、张嶷、句扶等等,要么是一方太守,要么是镇守重关。
但俗话说得好啊,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虽说只要有冯会首这个带头大哥在,底下的小弟就没人敢乱蹦。
但小弟们的手底下,也是有很多人要靠着他们吃饭的。
小弟的小弟,又不是冯带头大哥的小弟。
更别说具体到个人利益方面,肯定会有分歧。
兴汉会又不是什么精密机器,这么些年下来,或多或少都会产生一些老油子。
到时候真要有哪个不长眼的,觉得自己身后靠着兴汉会,或者觉得自己有能力给兴汉会内部传个话,所以想要耍耍特权啥的。
冯刺史给李同夫妇那句“拿出你们的身份来”,就是给他们背书。
李同得到自家阿姊的肯定,连忙又连声应了下来。
“时候不早了,启程吧。”
这种天气不适合骑马,李同和李许氏同坐一辆马车赶路。
两人上车后,随从里有人又给马车轮子上了油,马车这才吱吱呀呀地上路。
建兴十二年的开春,冯刺史送走了李同夫妇。
又要操心完凉州倒春寒可能导致影响春耕的问题。
偏偏在这个时候,北边的胡人又传来了一个消息。
而且这个消息还是赵广带过来的。
准备地说,是赵广拉着石苞上门。
“兄长,兄长,小弟的战马,有好消息了!”
这一日,赵广拉着石苞直闯刺史府,连连叫嚷。
声音之大,连关姬都跑了出来,看到还有外人在场,这才收敛了神色,从容地打完招呼,然后对着冯刺史连使几个眼色才下去。
冯刺史当然明白她的意思。
毕竟军中这一块,可是关大将军的地盘。
凉州经过两年的经营,已经算是稳定下来了。
所以今年刺史府要正式扩军。
骑军是重中之重。
骑兵好找,但合格的战马难找。
如今听到赵广有战马的消息,关大将军可能不关心?
冯刺史有些疲惫地揉了揉太阳穴,问道:
“你到哪寻得这般多的战马?”
当大佬也不容易啊,这些日子一直在外头巡视,就是为了表现出对春耕的重视。
好不容易休沐一日,赵三千这个没有眼色的,还上门找事。
“轲比能啊兄长,是轲比能!”
赵广仍是一脸的兴奋。
冯刺史顿时一惊:你个二哈到底能有多撒欢,连轲比能都能遇到?
想到这里,冯刺史连忙坐正了身子:
“轲比能?他被魏贼打败后,不是逃到漠北去了吗?你们是怎么和他联系上的?”
赵广一把把石苞推出来:
“这个事情,还要让仲容来说。”
好的,要不是你是我亲弟弟,我就把你当场打死!
你不知道你瞎嚷嚷什么?
冯永的目光落到石苞的身上。
石苞咳了一声:
“君侯,是这样的,轲比能原本的势力不是到了九原故地嘛,以前呢,胡薄居姿职不是也在九原故地那里放牧吗……”
冯刺史没心情听他废话,没好气地说道:“说重点!”
“是是!是这样的,轲比能找上了胡薄居姿职的阏氏,说是想要欲与大汉联手抗魏。”
然后胡薄居姿职的阏氏找了你?
冯刺史看了一眼石苞,又看了一赵广。
特么的,就凭你们两人的绝世容颜,放在后世,真要出道的话,不知要吸多少CP粉。
可惜的是这两人,一个是人型二哈,一个是饥不择食。
带头大哥突然觉得心好累!
不过饥不择食也有饥不择食的好处,就像现在,凉州北边是西部鲜卑的地盘,轲比能过不来,但居然能通过石苞的姘头传话。
冯刺史只能尽量往好的方向想,他敲了敲桌子,沉吟着问道:
“轲比能许了什么好处?”
石苞面露敬佩之色:
“君侯果然是深有谋略,竟知轲比能会给君侯许好处。”
他一边说着,一边伸出两根手指头:
“轲比能说了,只要大汉愿意帮他,他愿意向大汉进贡两千匹上好的战马,同时还能拿出两万头牛羊,与大汉交换粮食毛料。”
听到这个话,即便是财大气粗的冯刺史,眉头亦是一挑!
好大手笔!
凉州不缺马。
但是上好的战马是永远不够的。
赵广在一旁喜孜孜地接口道:
“兄长,这等天大好事,我等岂能放过?当年秃发部遇到兄长,现在都成了兄长的门下走狗。”
“那轲比能,可不比秃发部肥多了?不榨他个百八十斤油出来,兄长这名头,岂不是白叫了?”
冯刺史闻言,顿时大怒!
你他妈的,会不会说话?
不会说话你能不能憋着?
他操起桌上的茶杯就砸过去,骂道:
“什么叫我的名头?我的名头怎么啦!本君侯在凉州的名声有什么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