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絕望黎明 起點-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魔身魔心分享

絕望黎明
小說推薦絕望黎明绝望黎明
闲聊下,我也逐渐明白了形势。
现如今,妖、魔、异,霍乱横行于人间。
乌托城遇袭,宗门频频陨落,正道修士更是元气大伤。
天下大乱,已成定局。
各大宗门虽然门槛严苛,但其中免不了投机取巧之辈。
远的不说,就那些祸乱于城市间的叛教修士,甚至比异人妖魔还要麻烦。
和尚修为超然,我也有魔剑傍身,这里依旧不是说话的地方。
不过,今日见到了和尚,已经十分满足了,让我浮躁的心平静了许多。
其它秘闻要事,他不说,我也没多问。
这时候,和尚微微拉了拉草帽,突然说道:
“咱们边走边说,我要带你去见一个人。”
“见谁?”
和尚面露深沉:“见了你自然知晓。”
“别担心,我自不会害你。”
我连忙抬手行礼:“大师折煞我了。”
这段时间,因为魔剑和魔体的影响,让我对事情越发敏感。
我承认,即便是对和尚,我也一直存后防备之心。
和尚笑而不语,心中大智慧,似露不透。
只管率先朝着前方走去。
说是走,其实是飞掠而过。
脚尖如蜻蜓点水,在高楼大厦、山水深林之间如履平地。
我不敢有半点保留,全速前进,也只是勉强跟上大和尚的步伐。
一路上,喊打喊杀的声音,接连不断。
什么礼义廉耻,宗门威仪,早就被扔进下水沟了。
这些事情,我是见怪不怪都麻木了,冷眼旁观。
和尚身为佛门人,身上缭绕着淡淡的气息。
七分佛门祥瑞,三分佛威怒火。
似乎是为了眼不见心不烦,其速度,又凭空提了几个档次。
我紧赶慢赶,却还是逐渐被甩开。
好在和尚气息尚在,我只需要寻气而去。
眼看着就要离开城区,几道凌厉气息,自不远处的巷子溢出。
都是修士传来的灵力。
搁在以前,我绝不会放在心上。
但眼下局势混乱,叛教修士无数。
这些凌厉交错的气息,就显得有些扎眼了。
短短一个瞬息,几十道灵力,已经折损过半。
灵丹境的激战,虽然和声势浩大相差十万八千里。
但也是生死之间,一瞬即逝。
我本不打算理会,天下不公之事多如牛毛,我又能管得了几桩?
正准备加紧步伐,追寻大和尚,一道身影凌空飞来。
“小友,快逃。”
那人浑身是血,重重砸在墙上,一口鲜血喷出。
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絕望黎明-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魔身魔心熱推
精神随之萎靡了下去。
却依旧不忘冲我大喊。
“那群宗门孽徒,已经被贪念蒙蔽了眼睛。”
那人深深的看了一眼我背负的魔剑。
“怀揣宝器,必遭觊觎!”
“我等气数已尽,已经拦不住了。”
说话间,又有几道身影,倒飞而出,皆是青衣长剑的散修之士。
我心里有些动容,但更多的是欣慰。
还有人没有辱没宗门威仪,没有忘记修者卫道。
我缓缓放慢脚步,凝视着巷子。
“你发什么呆,快跑,那些孽障,皆是灵丹境强者!”
灵丹境……强者?
我心中冷笑,不理会青衣修士的劝阻。
下一瞬,三道凌厉剑气,自深巷中射出,直奔我心口而来。
看得出,对方皆是凶狠之辈,目的鲜明,就是我身后魔剑。
根本不会跟我浪费半点口水。
也好!
灵丹境的剑气,不值一提,我闪身避过,一把抓向迎面刺来的寒剑。
魔气环绕于掌间,坚不可摧。
指间微微用力。
“咔嚓。”
寒剑瞬时碎成铁渣。
偷袭之人愣了一下,连忙后退十几步,与我拉开距离。
转眼间,又有十几个灵丹境叛教修士出现。
一双双贼眼,直勾勾盯着我背后魔剑。
“好剑!留下便放你一条命。”
“若不识相,就地格杀!”
“你这小崽子有些能耐,但以一敌十,你有几个脑袋够掉。”
身旁重伤的青衣修士,强撑着站起身。
深吸了口气。
“我拖住他们,你赶紧走。”
“对方人多势众,不可力战!”
“能救一个是一个。”
我看了青衣修士一眼。
唇翼微动。
“我独身一人,单薄的肩膀,承载不了太多责任。”
“只是力所能及。”
“能杀一个,是一个。”
在青衣修士诧异无比的注视下,我飞身而去。
对方没想到我竟敢不退反进,先是慌乱,紧接着凶狠。
道道剑气,从四面八方席卷而来。
慢!
太慢了!
我闪身躲过,心中尽是不屑,魔气微微催动。
凝结如实质般的魔气,便顷刻间将众人淹没。
起初,还有人能依靠灵力强行抵挡,但转眼间就被魔气吸干抹净。
一具具干尸,犹如断线风筝,纷纷陨落。
青衣修士目瞪口呆,面色尽是震惊:“魔……魔……!”
天下大乱,人心不古。
谁还能分得清楚,是非黑白。
魔道又怎么样?
火熱都市小說 絕望黎明 線上看-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魔身魔心分享
我懒得再解释什么,看着瘫跪在地上的叛教修士,眼神冷如冰寒如雪。
“大侠,我有眼无珠,求您扰我一命。”
叛教修士跪在地上,疯狂磕头。
声泪俱下。
“我也只是为了活着,求大侠宽恕。”
我忍不住冷哼:“别人就不想活?”
“宽恕你是如来佛祖的事,我的任务就是让你去见佛祖。”
魔气透体而出,将叛教修者顷刻吞噬,精血气息,吃干抹净。
青衣修士看着被吸干的孽障,又看了看我,眼神无比复杂。
或许他做梦都想不到,有朝一日,会被自己最忌恨的魔道所救。
巷子里,走出几个遍体鳞伤的年轻修士。
修为不济,但眼神却分外刚毅,对叛教孽障嗤之以鼻。
我能从他们的眼神里,看出畏惧,这分畏惧,是正道修士对魔道的天然排斥。
但他们还是相继单膝跪地。
异口同声。
“多谢大侠出手相助!”
“身为卫道修士,跪拜魔道,岂不是奇耻大辱?”我故意讥讽。
那青衣修士深吸了口气,眼神无比坚毅的看着我。
“大侠是魔身,而那些孽障,却是魔心。”
话音落,一声轻笑传来。
我眉头微皱,转身看去。
大和尚不知何时折返回来,站在不远处,似笑非笑。
我不由一阵窘迫:“大师是在考验我?”